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社會哲學論文 > 地方性知識觀角度分析坎布里亞羊事件

北京国安vs浦和红钻比分预测:地方性知識觀角度分析坎布里亞羊事件

時間:2019-09-02 10:25作者:王秦歌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地方性知識觀角度分析坎布里亞羊事件的文章,坎布里亞 (Cumbria) 位于英格蘭西北部,多數為沼澤地或牧場,因此當地居民主要以牧羊為生。1986年4月26日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核反應堆爆炸事件使得坎布里亞地區的山羊養殖受到污染。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www.tczvwo.com.cn   摘    要: 上世紀發生在英國的“坎布里亞羊事件”是科學傳播領域的一個經典案例。從科學實踐哲學中地方性知識的視域重新審視這一事件的始末與影響, 可以看到, 科學家所掌握的科學知識與農場主世代相傳的經驗都屬于地方性知識, 這一事件中科學家對農場主所擁有的地方性知識的忽略, 科學判斷上的錯誤, 政策制定上的不合理, 究其根本, 是這兩種地方性知識的沖突以及地方性知識觀在科學實踐中的缺失所致。地方性知識觀所強調的知識的地方性, 實踐性與多元性對于避免這種沖突與錯誤具有重要的意義。

  關鍵詞: 坎布里亞羊事件; 地方性知識; 地方性知識觀;

  Abstract: “The event of Cumbrian Sheep” happened in the United Kingdom in the last century is a classic case in the field of science communication.Reviewing this even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ocal knowledge of Philosophy of Scientific Practice, we can see, scientific knowledge and farmer's knowledge both belong to local knowledge. In the event, the conflict of event exactly between these two local knowledges which lead to scientist ignoring the farmer's local knowledge, errors of scientific judgment and unreasonable policy. The locality, practicality and diversity of knowledge emphasized by the local knowledge view are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avoid such conflicts and mistakes.

  Keyword: event of Cumbrian sheep; local knowledge; view of local knowledge;

  坎布里亞 (Cumbria) 位于英格蘭西北部,多數為沼澤地或牧場,因此當地居民主要以牧羊為生。1986年4月26日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核反應堆爆炸事件使得坎布里亞地區的山羊養殖受到污染。英國科學家、政府在預測和處理山羊污染的過程雖有基于實踐的考慮,但由于地方性知識的意識不夠,因而做出與實際不相符的判斷。英國政府與科學家錯誤的判斷,不切實際的政策以及自負的態度,造成當地農場主對科學和政府的不信任。這一事件發生后,布萊恩·溫 (Brian Wynne) 1從公眾理解科學的角度進行分析。如若換個視角,如從地方性知識觀的視角看這次事件,會得到怎樣的啟示呢?

  一、地方性知識觀

  “地方性知識” (local knowledge) 是闡釋人類學和科學實踐哲學的核心概念之一[1]。不同于人類學中處于弱勢地位,與普遍性知識相對的地方性知識,科學實踐哲學中的地方性知識,其“地方性”不僅是在特定地域意義上的,而且強調知識的本性就具有地方性。在此視域下,所有人類知識都具有地方性的特性??蒲導苧е械胤叫災兜奶岢黿⒃諶螄執墓逃胨汲鋇墓憷塵爸耓2],在這種背景下,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人之差異消失,西方科學成為衡量和判斷一切的標準。而“地方性知識觀”強調文化與知識的多樣性,對現代性進行反思。在此視域下,西方近代科學知識,作為人類的地方性實踐活動的一種形式,其地方性體現在知識生成和辯護過程中所形成的特定情境 (context or statue) ,比如特定文化、價值觀、利益和由此造成的立場與視域等[3],因此科學實踐哲學中的地方性知識強調具體情境下實踐的重要性。

  這種強調地方性、實踐性與多元性的知識觀在生態問題上發揮著重要作用。生態學的研究對象生態系統高度復雜,具有不確定性,因而生態學研究一定要與具體生態情境相聯系,在實踐中,結合當地的地方性知識,形成合理的知識?;詿?,生態人類學 (ecological anthropology) 將文化生態學與地方性知識相結合,全面發掘和利用地方性知識,將當地文化,民眾所具有的地方性知識與技術、政策等結合,確保生態安全[4]。

  本文基于科學實踐哲學中的地方性知識觀,探討在坎布里亞羊事件中體現出的科學共同體的科學預測與實際情況的矛盾;科學共同體、政府與公眾之間的矛盾。

  二、從地方性知識的視域看“坎布里亞羊事件”中的科學活動

  如上文所述,地方性知識強調實踐性,對具體情境的把握,這種觀點對于科學家具體的科學活動有著重要的意義,尤其是生態學家,他們面對具體和復雜的生態系統,更是需要對具體情境加以把握??膊祭镅茄蚴錄?,正是由于科學家缺乏地方性知識觀,導致科學判斷與實際情況的不符。

  1986年4月26日,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第四反應堆發生爆炸,爆炸產生的帶有放射性物質的云團飄至英國上空??膊祭镅塹厙捎謔鹿史⑸蟮牧妝┯?,導致放射性粒子與氣體沉積。[5]惡劣的天氣引起了英國政府的重視,于是英國政府與相關科學部門開始著手調查,并對后續的污染處理制定政策,但在這一過程科學家的預測和判斷卻頻頻出錯。

  起初,英國環境大臣肯尼思·貝克 (Kenneth Baker) 保證,沒有任何事物會對英國人民的健康造成危害,5月16日,英國政府在每日公告中發布來自放射性物質的危險已經解除。然而英國農業、林業和漁業部在對放射性污染是否會影響公眾飲食安全進行調查中發現,坎布里亞荒野地區的羊肉樣品中的放射性元素銫含量高于官方規定的“危險指數”50%以上,但是5月30日農業、林業和漁業部發布的公告卻聲稱由于丘陵地帶的羊羔幼小,因此在其長大投放到市場之前,體內的放射性銫含量會降低到安全范圍。到了6月20日,農業部宣布“禁止遷移和屠宰坎布里亞和北威爾士部分地區的羊群”,這一禁令又與之前的科學判斷和政府公告相矛盾。禁令的有效期為三星期,因為科學家預測三個星期之后羊羔體內的放射性銫含量會降低。然而實際情況并不樂觀,三個星期之后,新的矛盾產生———實施禁令地區的綿羊體內的放射性銫含量并未下降,反而繼續上升,因此政府不但沒有按時解除禁令,反而不得不對北威爾士、蘇格蘭和北愛爾蘭部分地區頒布了相似的禁令。

地方性知識觀角度分析坎布里亞羊事件

  據農場主觀察,事故發生三個月后,實施禁令的地區縮小至靠近海岸的月牙狀的區域,這個區域正是位于坎布里亞地區的塞拉菲爾德 (Sellafield) 的順風口處。塞拉菲爾德是一個巨大的燃料儲存池、化學制品再加工工廠、核反應堆、廢棄的軍用堆、钚處理和存儲設施,以及核廢料再處理廠和儲存倉[6]。當地居民懷疑污染正是來自1957年塞拉菲爾德的火災,切爾諾貝利只是這次事故的替罪羊??蒲Ъ醫吡Ψ袢險庖還鄣?,使用測量沉積物中同位素的方法論證污染源來自切爾諾貝利。而1986年6月和7月,在切爾諾貝利事故之后測得的第一張全國銫污染地圖顯示,在西坎布里亞地區銫污染已經達到非常高的水平。之后的數據再次證實,只有大約一半觀察到的放射性銫來自切爾諾貝利,其余均來自塞拉菲爾德于20世紀50年代的武器試驗塵埃和1957年的火災??蒲Ъ業吶卸顯俅緯齟?。

  這一系列錯誤使得當地的農場主開始懷疑,這種錯誤不僅僅是科學家專業上的失誤,而是科學家與政府的合謀來掩蓋事情的真相。

  為什么科學家頻頻出錯?從科學家注意到降雨帶來的放射性物質沉積,并實地考察,檢測羊群的污染狀況等活動中可以看出科學家是具有實踐和地方性意識的。但是在整個實踐與判斷過程中其地方性不夠徹底,并沒有完全結合坎布里亞地區的具體情境,沒有考慮到實際情況的復雜性。

  首先,科學家低估了雨水傳送放射性物質的兩個方面作用。降雨后,在不平坦的坎布里亞的山地區域雨水會聚集起來,因此不同地區發現的放射性物質含量和降雨量的關系并非完全一致,研究顯示,相鄰農場之間,甚至是單個農場內的環境,氣候等都存在差異,因此不能僅僅根據一個或幾個農場的實地測量就得出坎布里亞地區的整體特征。而科學家在評估放射性影響時,這些實際的重要細節都未被考慮[7]。其次,科學家預測三個星期之后綿羊體內的輻射量會降低,因為科學家認為羊群吃了污染的青草之后,植物便不會再次吸收放射性銫。因為銫一旦沉降到地表和土壤接觸,就立即被土壤顆粒牢固吸附,不會發生化學遷移和生物吸收轉移[8],這種判斷建立在土壤為堿性的條件下。但是坎布里亞地區的土壤為酸性粘土,在酸性粘土中,銫仍然保持化學活性并被植物的根莖吸收,因此青草會不斷吸收放射性銫,進入羊體內,導致羊體內的放射性含量持續上升。“銫沉積”作為放射生態學的一個一般模型被科學家不假思索地應用到坎布里亞羊事件中,而土質,現在看來是關鍵性的因素卻被科學家忽略。由此可見具體情境在實踐中的重要性,任何實際因素都會影響最后的結論,離開具體情境僅僅套用現有的模型無法得到正確的結論。

  核裂變過程釋放的放射性銫有兩種同位素,銫137和銫134。銫137的半衰期約為30年,銫134的半衰期不到1年,所以兩種同位素的含量比會隨時間上升。在論證污染源全部來自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時,科學家根據這種前期判斷,測量荒野上發現的沉積物的實際同位素含量比,來確定污染源。然而在測量銫的同位素含量的時候,科學家忽略了從低洼處聚集的云和霧中獲得放射性同位素沉積物的重要性,低洼處聚集的云和霧恰恰是坎布里亞地區的湖區氣候所具有的特征[7]??蒲Ъ易孕藕鴕覽檔睦硇鑰凸鄣目蒲Ъ觳夥椒ㄒ蛭牙肓司嚀宓那榫?mdash;——當地氣候特征再次失效。

  坎布里亞羊事件中所需要的科學知識主要為放射生態學。放射生態學誕生于1945年到1963年世界大規模核武器試驗時期,是一門物理、化學、數學、生物學、生態學和輻射防護等基礎領域與應用領域學科相結合的交叉學科[9],致力于解決實際問題,面對的是復雜的、具有高度不確定性的生態系統,因此地方性知識觀對于這一學科具有關鍵性作用。

  坎布里亞羊事件發生于1986年,此時放射生態學學科剛剛起步,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帶來了很多新的問題,放射生態學家在處理過程中雖有面向實踐,面向具體環境的意識,卻仍然被傳統的科學理論和思維所束縛。在實踐過程中忽略了坎布里亞當地的氣候、地形、土壤等地方性特征??蒲Ю礪勖揮諧浞鐘刖嚀寤肪沉?,科學家就假定這些科學知識能夠被應用。正如盛曉明所說“按照地方性知識的觀念,知識究竟在多大程度和范圍內有效,這正是我們有待于考察的東西,而不是根據某種先天的原則就被預先決定了”[3]。因此,放射生態學家如果能放下科學家固有的自負,用地方性知識觀看待科學知識,認識到脫離具體情境下的科學知識的局限性,就不會導致科學內部發生矛盾———產生與實際不相符的判斷與預測。

  三、從地方性知識的視域看農場主的地方性知識

  坎布里亞羊事件中科學活動失敗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忽略農場主的地方性知識。農場主世代以牧羊為生,當地的氣候,地形和土壤的特點以及羊群養殖過程中的復雜性與不確定性他們十分了解??蒲Ъ醫約赫莆盞目蒲е妒游ㄒ徽非銥凸鄣惱胬?,缺乏地方性知識觀所強調的多元觀,在考察中,盲目自大,忽略了農場主的經驗與實踐,對自然界的專門知識,導致一系列錯誤的判斷與不切實際的“科學建議”。

  關于污染源的歸屬問題,一位生活在塞菲爾德的農場主在接受布萊恩·溫的采訪中回憶道:“到了冬天站在荒野高處,會看到塞拉菲爾德的冷卻塔的頂部,水蒸氣升起并拍打著冷卻塔頂端下面的荒野,而這片荒野正是放射性銫輻射最強的地方”[6]。同樣地,當地農場主早已熟知農場中一小段距離之內污染程度卻不同的奇怪現象。這一系列珍貴的來自當地人的經驗卻被科學家所忽視。

  禁令被延續之后,為了解決羊的污染問題,首先,技術專家在坎布里亞地區進行試驗,試圖尋找用其他礦物質吸收放射性銫的方法。他們用柵欄將土地圍起來,并在不同區域播撒不同濃度的膨潤土2,試圖以在播撒膨潤土的地區進食的羊群作為實驗組,與在未播撒膨潤土的地區進食的羊群進行放射性元素濃度的比對。對于這種采用控制變量方法的試驗,農場主指出,羊通?;嵩焦だ溉コ曰囊暗卮牟?,人為將播撒膨潤土的土地圍起來,反而是一種浪費[6]。其次,8月13日政府為了解決因禁令導致的過度放牧的問題,提出農場主如果用藍色顏料在羊羔身上做標記,顯示其受過污染而無法食用,則可以將羊羔從實施禁令的地區遷移出來并銷售,而農場主如果不選擇對羊羔進行標記,可以在山谷 (非高度污染的荒野) 放牧,或者用進口飼料如“麥稈”喂養羊群以降低羊群的受污染程度。前種建議給農場主帶來經濟上的損失,而后種建議完全脫離實際。山谷里的草需要在冬天曬干并青貯收割,一旦在草的生長期放牧,將延緩植被的生長和恢復過程,會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破壞。同時,麥稈喂養完全不符合當地農場主與羊群的生活方式,是無法實現的。

  農場主掌握的地方性知識是在坎布里亞地區的具體情境之中,世世代代的實踐之中積累起來的??膊祭镅茄蚴錄械目蒲Ъ?,自視為擁有“普遍性知識”,卻受到了“沒有普遍性知識”的農場主的嘲諷,正是由于科學家缺乏“地方性知識”所強調的多元觀———忽視了農場主寶貴的地方性知識??刂票淞康姆椒ㄊ且恢殖<目蒲Х椒?,但是在具體操作中,如何有效地控制變量是一個問題,需要與具體環境結合,確保實驗結果的有效。

  四、從地方性知識的視域看公眾理解科學

  事件發生后,英國政府的處理方式是使農場主態度產生變化的一個重要推手。從一開始聲稱放射性云團對英國毫無威脅,到頒布三周的禁令,并延長禁令。英國政府的朝令夕改和不切實際的政策,使當地農場主感到失望。直到1988年,約800個農場以及超過100萬頭羊仍然受到禁令的限制。這對于當地農場主的打擊是毀滅性的。因為這些農場主幾乎唯一的收入來源就是夏季之后出售羊群,禁令不僅切斷了農場主唯一的經濟來源,而且由于草地有限,積壓的綿羊無法養活并且由于過度放牧,當地生態環境遭到破壞,農場主只好選擇大批屠宰羊群[7]。

  在整個事件中,比起農場主經濟上的巨大損失,科學家傲慢的態度,拒絕認錯,對農場主當地知識的不尊重更令農場主感到失望。一位全國牧場主聯合會地方代表說:“我們也許處于啟蒙時期的前夜,當科學家說他們不知道時,未來也許還有希望”[6]??蒲Ъ葉耘┏≈韉胤叫災兜暮鍪佑肱懦?,不僅造成多次錯誤,而且這種無視農場主經驗的傲慢自大的態度導致農場主對科學家的行為和立場產生懷疑,認為科學出錯的原因是科學家與政府合謀,故意隱藏污染源的真相,擺脫塞拉菲爾德的責任。因此,缺乏地方性知識觀直接導致了民眾與科學產生隔閡,使科學的威望大受打擊。

  英國20世紀80年代興起的公眾理解科學的一個典型模型是“缺失模型”,認為科學知識是絕對正確且客觀合理的,評估一切知識的唯一標準,而忽略了公眾自身的立場與所具備的知識??膊祭镅茄蚴錄械目蒲Ъ乙約罷奶扔胝庖荒P屠嗨?mdash;——沒有充分認識到科學知識的地方性特點,忽略了農場主的地方性知識、文化、生活方式和立場。布萊恩·溫在深入走訪了坎布里亞地區的農場主之后發現,科學家傲慢自負的態度顯示出極端的不具內省性。農場主憑借自身的經驗與知識,看到了科學的種種問題,卻不被科學共同體所承認,因而造成公眾對科學和科學共同體的不信任[10]。這實際上就是知識的兩種地方性之間的沖突所致。

  知識源于人類發展過程中的不斷試驗與探索。人類生產生活的差異造成了不同族群,不同角色對世界認識的不同方式與觀念。因此,知識從一開始,就是帶有地方性色彩的邏輯歸納,地方性應該是知識固有的特征之一。英國科學家所代表的西方現代科學與坎布里亞地區的農民代代相傳的經驗一樣,都是地方性知識,不能因為西方科學發展的程度更為深廣而把科學置于絕對崇高的位置。

  “地方性知識觀”是公眾理解科學的橋梁,溝通著科學知識與當地人 (公眾) 知識這兩種不同的地方性知識。在坎布里亞羊事件中,科學家作為科學知識的實踐者,問題的解決者,缺乏地方性知識觀,導致問題非但沒有解決,反而造成公眾對科學的不信任。因此科學家在解決問題的時候,只有將科學徹底地置于實際情境之中,認識到科學知識本身的局限,尊重不同的知識,才能夠真正發揮自己的作用,獲得公眾的信任與支持,為社會做出貢獻。

  五、小結

  坎布里亞羊事件距今已30余年,自發生起便引發廣泛的關注與討論。從地方性知識觀的視角重新審視這一事件,我們可以看到科學家與農場主所擁有的不同的地方性知識之間的矛盾。他們的矛盾不在于知識的多少,而在于對知識認知的偏差??蒲Ъ液廖摶晌視滌蟹岣歡羈痰目蒲е?,但是科學家并不見得對他們所掌握的知識在其本質上所處的地位有所了解。同樣的,農場主們掌握了豐富的實踐經驗與本領,但是對于這些生活與閱歷所賦予他們的本領,在理論層面,他們也是無知的。

  科學家在實踐中并非完全忽視坎布里亞地區的環境,而是由于缺乏地方性知識觀導致他們并未徹底考慮當地環境、當地民眾的知識??蒲Ъ醫岷系鋇鼗肪車男形勻皇且恢摯蒲Х妒較碌牟僮?,而不是深刻理解知識的地方性特征之后的行為。

  因此,在坎布里亞羊事件中,我們看到地方性知識觀強調的知識的地方性、實踐性與多元性對于科學家實踐活動的指導價值以及避免兩種不同地方性知識沖突的作用。

  近代科學誕生至今只有短短幾百年,但是其擴張速度卻十分驚人??蒲У?ldquo;權威性”逐漸深入人心,同時科學所承擔的社會責任也越來越大。“地方性知識觀”一方面是對科學自身發展的反思,指出科學的地方性??蒲Ъ頤つ孔源籩換峁什階苑?,只有認識到自己的局限才能更好地承擔社會責任,發揮科學之長。另一方面消解了科學的“權威”,給予不同知識類型同等的尊重與地位。“地方性知識觀”作為紐帶將不同種類的地方性知識,將科學與公眾聯系起來,開啟對話的空間,建立信任,可溝通的良好關系。

  參考文獻

  [1]吳彤, 張姝艷.從地方性知識的視域看中醫學[J].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志, 2008, 14 (7) :540-544.
  [2]吳彤.兩種“地方性知識”---兼評吉爾茲和勞斯的觀點[J].自然辯證法研究, 2007, 23 (11) :87-94.
  [3]盛曉明.地方性知識的構造[J].哲學研究, 2000 (12) :36-44.
  [4]楊庭碩.論地方性知識的生態價值[J].吉首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04, 25 (3) :23-29.
  [5] [英]哈里·科林斯, [英]特雷弗·平奇.人人應知的技術[M].周亮, 李玉琴, 譯.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 2000:145-160.
  [6] Wynne B.Misunderstood misunderstanding:social identities and public uptake of science[J].Public Understand Science, 1992 (1) :283-304.
  [7] Wynne B.May the Sheep Safely Graze?A Reflexive View of the Expert-Lay Knowledge Divide[J].Sage, 2004.
  [8]魏彥昌, 歐陽志云, 苗鴻, 等.放射性核素^137Cs在土壤侵蝕研究中的應用[J].干旱地區農業研究, 2006, 1 (3) :200-206.
  [9]WardWhicker, 祝漢民.放射生態學---即將來臨的時代[J].世界科學, 1997 (7) :12-13.
  [10]劉兵, 李正偉.布賴恩·溫的公眾理解科學理論研究:內省模型[J].科學學研究, 2003, 21 (6) :581-58.

  注釋

  1 布萊恩·溫 (Brian Wynne, 1947-) , 曾任英國蘭卡斯特大學科學研究中心負責人, 以及環境變化研究中心負責人, 主要研究技術決策、風險和環境問題等公共政策領域中的科學權威的建構。1988年到1990年期間, 通過英國坎布里亞羊事件的案例分析進行公眾理解科學的研究。 (劉兵, 李正偉.布賴恩·溫的公眾理解科學理論研究:內省模型[J].科學學研究, 2003, 21 (6) :581-585.)
  2 膨潤土又稱皂土, 具有極強的吸附性, 可用于吸附放射性核元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服務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