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文學論文 > 《科學怪人》的內容及其對人工智能的啟迪

北京国安对阵浦和红钻:《科學怪人》的內容及其對人工智能的啟迪

時間:2019-09-19 09:12作者:蔡沂岑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科學怪人》的內容及其對人工智能的啟迪的文章,很少有小說比瑪麗·雪萊 (Mary Shelley) 的《科學怪人》更能被人們持續解讀和重新想象,這部創作于200年前的小說講述了一個科技被濫用而導致的悲劇。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www.tczvwo.com.cn   摘    要: 瑪麗·雪萊的《科學怪人》通過描寫科學家與怪物之間的雙向復仇,引發了人們對于創造新生的思考,而此書也經常被解讀為科學技術進步的風險、濫用知識的危害以及人類“扮演上帝”而導致的不可預知的后果,被制造的怪物衍生出警鐘般的象征,體現了人們對未知科技反攻人類的恐懼。當今人工智能技術迅猛發展并開始體現其遠超人類的優勢性,暗含弗蘭肯斯坦式的“怪物”重回人間的預言。該書分析了科學家與怪物的矛盾發展,思考造物主與被造物之間的關系,寄寓著人類與人工智能技術之間的共生空間的探尋價值。

  關鍵詞: 弗蘭肯斯坦; 造物主; 被造物; 人工智能;

  Abstract: Mary Shelley's "Frankenstein" records the mutual revenge between the scientist and his created monster, sparking people's thinking about creating new existence. "Frankenstein" is often interpreted as the risk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dvancement, the abuse of knowledge, and the unpredictable consequences of human being's "playing God" deeds. The warning symbol of the created monster, reflects people's fear toward the future technology against humanity. Today'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under rapid development and has reflected its far superiority over human ability, implying predictions that a new Frankenstein-style monster will return to our society.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Victor and the monster, thinks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reator and the created, embodying the value of exploring the symbiotic space between human beings and AI technology.

  Keyword: Frankenstein; the creator; the created; AI;

  很少有小說比瑪麗·雪萊 (Mary Shelley) 的《科學怪人》更能被人們持續解讀和重新想象,這部創作于200年前的小說講述了一個科技被濫用而導致的悲劇。瘋狂的科學家維克多·弗蘭肯斯坦 (Victor Frankenstein) 被實驗欲望所驅使,利用腐尸、化學物質與電擊喚醒了一個丑陋的怪物,這個新生命為人類社會所拒絕,在經歷歧視與極端痛苦后心性大變,詛咒自己的出身并對造物主展開復仇,最終兩方雙雙毀滅。在如今大部分的科幻文學、電影、游戲作品中,弗蘭肯斯坦情結如影隨形,在展開對未來科技世界幻想的同時,也隱射出了自身對未知科技反攻人類的恐懼。而“弗蘭肯斯坦”,這個已經融合了科學家與無名怪物本身的詞匯,已經成為生物倫理學倫理討論的陳詞濫調,尤其在關于胚胎研究和生殖科技的辯論中,通過人工創造或改變一個新的生命,新生的定義將隨著技術的進步而漸漸步入灰色地帶。在《科學怪人》出版200年后,我們再次閱讀它,發現它的前鑒性與道德教義在如今依舊保持著價值。

  1、 出生創傷

  怪物是帶著創傷來到世上的,這種創傷敘述最大的影響來自于怪物視角所帶來的讀者同情的逆轉,這種震動被維克多與怪物之間的“父子”關系加倍。在創造怪物時,維克多·弗蘭肯斯坦 (Victor Frankenstein) 本是從純粹科學的角度出發,為探究生命奧秘而進行的實驗,“這時,在那半滅的燈光的微光下,我看見那只生物那暗淡的黃眼睛睜開了,它使勁地呼吸著,一陣抽搐使它的四肢顫動起來”(雪萊,34),在通電死物產生生命的一瞬間,維克多猛然對怪物產生了無比的厭惡與恐懼,以至于他直接從實驗室慌張逃走,留下了一個狀貌恐怖的碩大新生兒。

  誕生之初,怪物對所有的一切一無所知,也從未被任何情緒沾染,假使我們不置于他自身的原始丑陋來面對他,我們就會發現怪物只象征著未被符號化的事物,他的“上帝”拋棄了他,在流亡的數月的時間里,躲避在暗處的怪物都沒有被農戶發現,他不斷地觀察一個其樂融融、和藹可親的家庭的一言一行,從模仿語言的使用中他開始意識到人們可以用語言交流,人們是可以互相示愛的,因此怪物疑惑于自己為何處處碰壁、孑然一身;通過倒影他對自己的丑陋感到震驚,也明白了自己為何遭人毆打驅趕,他奇丑無比,還有制造他的可怕過程,使得他只能處于局外人的地位。
 

《科學怪人》的內容及其對人工智能的啟迪
 

  彌爾頓的《失樂園》在全書中成了怪物誕生的最強烈隱喻,怪物說道:“我和亞當一樣,顯然與其他生靈沒有一絲半縷的聯系”,但是“許多次,我以為撒旦才是代表我眼下處境的更合適的象征,當我看到?;と嗽詘蠶硤炻字?,我常常像撒旦那樣,油然生出一股如膽汁般苦澀的妒忌心”(雪萊,76),怪物像撒旦一樣被詛咒,然而真正的魔鬼并沒有出現在《科學怪人》中。維克多稱他的生物為惡魔,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怪物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的生命體,有人類的情感,并且他自身也被其所展現出的驚人智慧與話術迷惑。最初維克多的目標不是扮演上帝,也不是要與上帝抗衡,而是想要通過自己的研究消除疾病,從而對人類有益,但是他所創造的卻是一個活的生物。如果創造生命是一種褻瀆神明的罪行,那么所有的父母也將為此受到譴責。不過,從怪物的角度來看,維克托是一位“上帝”,正是因此,他出生帶給他的所有負面情感都朝向著造物主而去。

  維克多·弗蘭肯斯坦喚醒了人類“扮演上帝”的傲慢,這一概念并非指父母在繁衍培育孩子時對塑造下一代的發言權,而在于發現自己可以指手畫腳,創造影響一個異種生命的傲慢心理。如今,科幻作家們熱衷的一個幻想主題是人工智能自我意識的覺醒,這一蘇醒通常伴隨著嚴重的社會動蕩與?;?,包括社會權力結構的重組或反轉,人類因無法管控自己的被造物而“跌下神壇”。

  2、 身份困境

  怪物的外形被構造成成人的身體,但在思想上仍然是一個未開化的嬰兒,他沒有記憶,不會使用語言,也沒有道德意識。他開始的生活狀態類似于野生動物,是偶然遇見的農戶家庭給了他最初關于生活的啟蒙,從那一刻起,怪物從人類的原始階段迅速進化。首先,他通過觀察學會了用火、做飯、讀書;然后,他暗中學習普魯塔克、彌爾頓和歌德的著作,了解歐洲的歷史和文明;聽著鄰居的對話,他獲得了戰爭、奴隸制、暴政等觀念,他的良心和正義感被喚醒了,但最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需要友誼、同情和關愛。為了獲得一個“身份”,怪物努力地將自己介紹給人類社會,然而這是他做不到的一件事,因為他長得很丑,丑陋到人們看一眼就會瘋狂驅趕:“冷星在嘲笑中閃耀,裸露無葉的樹枝在我上方揮舞,在宇宙的寂靜中爆發出鳥的甜美聲音。除了我,世間的萬物都在酣睡之中,或是沉浸在快樂里面。而我就像魔王撒旦,內心在經受著巨大痛苦的折磨,我想把樹砍掉,在我周圍散播毀滅和破壞,然后坐下來享受這場廢墟。”(雪萊,91)懂得家庭的快樂及人與人之間的聯系反而加深了他孤獨寂寞的痛苦。

  怪物對自身身份的尋求也是瑪麗對兩種批判的融合,即對“人”的批判和對“人性”的批判。究竟是具有人性是成為人類的必要條件,還是擁有正常人形才是不被同類排斥的要素,再或者是兩者必須皆有的生物,才能夠獲得同類的身份認同,從而融入人類社會?被排斥而傷感是人的天性,怪物擁有人性,然而他注定無法適應人類社會,無論是尋找一個伴侶,還是種族繁衍,獨自存活于世的怪物都無法做到,因此他向他的創造者———維克多尋求雌性怪物,藉此獲得伴侶的身份。

  與之類似,AI在人類社會的身份定位將是一個越來越值得思考的問題,隨著現代AI技術的發展,類人機械開始出現在大眾的視野,日本女性唱歌機器人Miimu,索尼AIBO機器狗的制造,還有由漢森機器人技術公司開發,送往沙特的人型機器“索菲亞”甚至被授予了公民的身份。(阿米爾,17)似乎科學技術的蓬勃興起正在將瑪麗·雪萊的昔日幻想變成現實,但與被拼湊起的尸體不同的是,這個怪物可能正沉睡在我們的金屬機械或電子設備之下。英國西英格蘭大學機器人倫理學教授艾倫·溫菲爾德 (Alan Winfield) 則對此表示,“人們對機器人的期待與恐懼有些過頭了”,這是因為總有“媒體人對科幻電影與科幻小說過于敏感”。事實上,AI(強人工智能)與目前的智能程序(弱人工智能)不應被混為一談,截至2019年,實驗室能做到的還僅是智能技術的運用,雖然目前的弱人工智能每日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智慧”化,但人類還遠遠未開發出科幻意義上的人工智能,在這種情況下,媒體與大眾的想象力已先行一步,開始預感到了恐慌。近幾十年內具有代表性的AI事件,包括1997年美國IBM公司開發出的超級計算機“深藍” (Deep Blue) 在與人類史上最年輕的國際象棋冠軍加里·卡斯帕羅夫 (Garry Kasparov) 的對弈中獲勝;深度神經技術“沃森” (Watson) 在大熱節目《危險邊緣》節目中展現了驚人的信息分析與語言處理能力;以及前不久的“阿爾法狗” (Alpha Go) 擊敗3數位人類頂尖圍棋選手,這些新聞都在不斷地擰緊人們的神經。雖然目前AI產品仍會出現運行失誤,但其不斷修正與進步的速度遠超人類極限,它不具疲勞感,也不會抱怨偷懶,人類文明中所有的行業頂尖人才都有可能在將來慘遭人工智能的反超。然而,漢斯·莫拉維克 (Hans Moravec) 評價道:“要讓計算機在智力測試中展現出成人水平或者學會玩跳棋相對容易,但要讓計算機在知覺和移動方面具備與一歲幼兒相當的技能則非常困難,甚至不太可能。”例如IBM公司的問答游戲冠軍“沃森”至今仍然無法通過智商測試,除非IBM軟件工程師為它編寫相應的回答。人類與AI的關系,無論是相輔還是相克,這一關系都由于目前AI技術的不完備而處于朦朧階段,《科學怪人》中披露的一個重要主題便是科學家和怪物之間的二元關系,通過這種對立和融合以及近半世紀開始夸張化的社會恐慌,造物主和被造物之間的關系開始成為世界最具討論性的主題之一。顯然,《科學怪人》隱藏著對我們技術文明中所隱藏的問題的預言。

  3、 同歸于盡

  怪物提出了魔鬼般的強制性要求,要求他的造物主再為他創造一個雌性伴侶,承諾從此退回到遙遠的沙漠,永遠躲避人類。如果造物主拒絕他的請求,他就進行最可怕的報復。維克多經過長時間的思考,雖然意識到了這個生物的力量和邪惡的傾向,但是他以人類的視角被怪物的悲慘經歷與高超的話術所打動,而開始再次實施實驗。這里體現出了維克多作為造物主的極大天真與不負責,他的行為決定多受一時感情所影響并且缺乏全面思考,無論是起初的實驗還是后續的與怪物約定的反悔,他幾乎都是在感情的影響下一念之間做出行動,將自己的創造物打落深淵。

  維克多在家庭的愛和感情的懷抱中出生和長大,從未被現實生活所為難,而被造物怪物則與作為造物主的他形成了凄慘的對比,獲得生命的途徑骯臟并在被暴虐對待后反抗人類。起初,根據被造物的說法,他是一個無害的怪物,只因所有接近人類社會的嘗試都被暴力和厭惡的攻擊所排斥,而變得兇惡。他的身上藏著從維克多公寓偷來的日記紙片,在識字之后他才意識到自己是多么地被自己的創造者所厭棄。多重否定使得怪物將對整個人類的仇恨集中在對維克多的怨恨中,而維克多也隨著小說情結的展開而從一個率真的、對科學充滿幻想的青年變為一個理想破滅、罪孽深重的人。

  藉由反悔,殺死女怪,所有的條約都在維克多與怪物之間被打破,他們以仇恨和蔑視的態度開始了敵對,這個生物通過摧毀維克多的一切社會聯系的方式,向他的創造者報仇。摯友亨利是第一個受害者;伊麗莎白———維克多的未婚妻,則是下一個受害者,她被勒死在婚禮之夜;而維克多的父親也死于悲傷;最后,維克多成為悲慘的造物主,被絕望與恐懼折磨到漸漸失去人性,他的后續人生除了復仇,什么都沒留下。從那時起,悲慟的雙方都被鎖定在一個相互毀滅的詛咒中,這最終導致追捕者和被捕者迫入北極的冰凍荒地,這是溫暖的天堂的對立面,在某種意義上,他們雙方都在憎惡與復仇中失去了自己的靈魂。追擊在北洋的寒霧和冰封的島嶼之間,看到宿敵的瞬息,維克多聽到了地海的聲音,冰裂開了,他走向了死亡的道路。

  參照彌爾頓《失樂園》的意象,維克多與怪物都認為自己是墮落的天使,注定要永遠孤獨和毀滅。歸根結底,是由于維克多缺乏人性,從而注定了他在劫難逃;而怪物認為自己被世界所排斥,落入憎恨造物主的復仇火焰。垂死的維克多仍不屈不撓地喘息著:“我所有的猜測和希望都是空虛的。就像渴望全能的大天使一樣,我被鎖在永恒的地獄里。我的一切希望都破滅了。”(雪萊,121)

  維克多為他探索人類奧秘的魯莽研究付出了代價,從而引申出被造物是否會倒戈人類的一系列討論。自誕生的一刻起,造物主是否還能繼續實行他的控制權?參考目前,流通貨架上各式各樣的“電子奴隸”一方面解放了人類的雙手,讓更加便捷的生活降臨;但同時也導致數不勝數的工作崗位被其替代,大量的裁員與下崗每日都在上演,發現自己處在失業邊緣的人們反AI的呼聲一日高過一日。職場機器人的優點顯而易見,根據市場專家的調研,70%的公司管理層在考慮將機器人應用于工作崗位,認為其可靠性、速度與全勤是關鍵優勢。(加里,174)曾經的電梯控制員早已不見了蹤影,而無人超市,智能客服也已經滲透進了我們的日常生活。這已是一種代替的先兆,哪怕目前的人工智能事實上并不具有真正的智能,但一旦意識到自己有可能被優秀得多的“同事”所代替,恐慌仍然悄然蔓延于人們的心頭。我們害怕被機器人取代,害怕被高效的電子同事淘汰,淘汰是另一種社會意義上的死亡。

  現代AI作為僅僅通過編程來實現復雜機械行為的機器,一旦創造者開始合并應用深層神經技術,在目前人類都無法探明自己大腦中的神經元是如何運轉代謝從而產生思維的情況下,機械的電子神經元與人類大腦神經元持平并被創造出意識,理論上并非不可能。人工智能AI的自我意識是否會蘇醒,在發展到何種程度會開始擁有人類的思考方式尚是一個無法解開的謎團。而《科學怪人》在創作了兩個世紀后,即科技越來越發達的今天,引申出了更多解讀的角度、方法以及社會意義的光輝。它依然值得我們對其中所展現的創造者與被造物難以彌合的矛盾、濫用知識的危害、科技創造的不可知性與人類本身的人性等多方面進行深刻的探討。

  4、 結語

  綜上所述,在未來世界對于人工智能的研究日臻完善的過程中,數以萬計的工作人員將丟掉飯碗,被AI打敗的行業頂尖人員也將會層出不窮。盡管如今這些人工智能產品中的相當一部分的制作仍然停留在機械重復的層面,我們所不能預見到的、進入威脅層面的被造物仍然隱沒在未知中,它們也許會在未來某日積聚成為難以處理的謎題。無論是現今已被攻克的象棋、圍棋,還是智力問答競賽,人類在這一領域的失利大部分是由于人腦的運行極限而導致的,就好像沒有人的數字計算能力可以超過一個握在手里的計算器一般?!陡ダ伎纖固埂肥溝夢頤侵匭率嶗砣死嗪涂蒲Ъ際醯睦?,它揭示了在生活的穩定安逸與科學技術的發展前行之間存在著永恒的沖突,即通過對已有穩定狀態的犧牲與割舍,來換得更好的未來與前景。茍且于現狀只會導致發展止步不前,人類對AI技術的探索也必將永無止境,但是知識也會具有危害性,維克多與他的怪物之間的雙雙毀滅給予了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示,即造物主的行為必須遵守規范道德的重要性。

  人,誕生在這世上,以勞動與技術武裝自己,走到了棲身立命與科技發展的十字路口,討論人工智能的本身即是探索人“自我”的存在,人工智能倫理可以等同于針對創造者道德底線的倫理約束,在當今人類如同亞歷山大大帝手握戈爾迪烏姆結之時,濫用科學的警告將久久回響。

  參考文獻

  [1]阿米爾·侯賽因.終極智能[M].賽迪研究院專家組, 譯.北京:中信出版集團, 2018.
  [2]加里·卡斯帕羅夫.深度思考[M].集智俱樂部, 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8.
  [3]瑪麗·雪萊.弗蘭肯斯坦[M].丁超, 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4.
  [4]駱謀貝.科學與倫理的對立弗蘭肯斯坦矛盾解讀[J].淮海工學院學報, 2011 (52) .
  [5]卡爾曼·托斯.人工智能時代[M].趙俐, 譯.北京:人民郵電出版社, 2017.
  [6]史育婷.論弗蘭肯斯坦的倫理困境與道德恐懼[J].江西師范大學學報, 2018 (51) .
  [7]周志明.智慧的疆界[M].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 2018.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服務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