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文學論文 > 勞倫斯《虹》中布蘭文三代的情愛觀探析

浦和红钻鬼门关生还:勞倫斯《虹》中布蘭文三代的情愛觀探析

時間:2019-09-27 10:37作者:吳童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勞倫斯《虹》中布蘭文三代的情愛觀探析的文章,勞倫斯是20世紀西方最富爭議、評價毀譽參半的作家之一,《虹》問世不久,即被法庭起訴,后被查封,十年內沒有再版,直到50年代,這部作品才逐漸被人們認可。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www.tczvwo.com.cn   摘    要: 勞倫斯《虹》中布蘭文家族三代人都在追求精神與靈魂和諧的兩性關系,三代人分別持保守傳統、掙扎妥協、追尋自我的情愛觀。通過對三代人的婚戀和情愛觀的描寫,作者否定了屈就于現實的情愛觀念,褒揚了突破自我、堅持追尋的情愛觀念,并對工業文明進行了強烈批判,倡導靈與肉和諧的兩性關系。勞倫斯的情愛觀對現代社會仍有一定借鑒意義。

  關鍵詞: 《虹》; 情愛觀; 現代意義;

  Abstract: The three generations of the Brangwen family in Laurence's Rainbowhave been seeking the harmonious sexual relations between spirit and soul.They hold respectively Bran the love views:conservative and traditional, struggling and compromising, and self-seeking.Through the description of the love and love views, the author has negated the one subject to reality, praised the one that can break through oneself and insist on seeking, criticized strongly the industrialized civilization and advocated the harmonious sexual relations physically and spiritually.Laurence's love view is still of reference significance for the modern society.

  Keyword: Rainbow; love view; modern significance;

  勞倫斯是20世紀西方最富爭議、評價毀譽參半的作家之一,《虹》問世不久,即被法庭起訴,后被查封,十年內沒有再版,直到50年代,這部作品才逐漸被人們認可。作品表現了布蘭文家族的生活經歷以及他們對愛情探索的過程,三代人的愛情之路就像作者的一生,充滿了坎坷曲折。他們所追尋的就是勞倫斯主觀意識中的理想愛情,此觀念凸顯在作者對三代人的婚戀狀態和情愛觀的描寫中,并表現了他對于人性、自然、社會的思考,對現代社會有一定借鑒意義。

  勞倫斯于1885年9月11日出生在一個煤礦工人家庭,童年的經歷造成了他扭曲的情愛觀。父母的婚姻極不和諧:父親亞瑟是一個礦工,母親莉迪亞則是一個中下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父母之間家庭環境、社會地位、學識修養的極大差異,使他們在精神上無法溝通,母親看不起丈夫,認為自己的婚姻很失敗,可是又無法結束這段婚姻,就將全部心血傾注在兒子身上,她相信只有知識才能改變兒子的命運,使其成為上等人,她對勞倫斯有很強的占有欲與統治欲。作家從小受到母親的影響,依賴于母親,非常憎恨父親,他甚至希望父親早點死去,自己陪伴母親過完一生,以致形成了嚴重的戀母情結,這種扭曲的倫理關系,使其對母親的依戀轉向對愛情的渴求。勞倫斯意識到母親嚴重挫傷了自己正常的性愛能力和獨立人格的形成,他想擺脫這種禁錮,所以他嘗試將自己的感情轉移到情人身上,希望借助她們獲得自身人格的獨立。杰西·錢伯斯是勞倫斯的第一個女友,在她的鼓勵下,勞倫斯開始了創作,他們在精神方面很合拍,但杰西崇尚柏拉圖式的愛情,對肉體的接觸很抵抗,勞倫斯認為她壓抑了自己的本性,只要對她有欲望,就會讓自己感到羞恥,他們在對待性的態度上產生了分歧,不久便選擇了分手。在此期間他還和幾個女子產生了感情,勞倫斯一開始都會被她們的性格所吸引,但相處不久就發現這些女性的思想依舊是保守傳統的,她們壓抑了自己的原欲,使得靈魂與肉體難以和諧,這樣的愛情不是他所向往的。直到遇到弗麗達,勞倫斯才收獲了理想的愛情。他第一次見到此女子就被其深深吸引,生于德國貴族家庭的弗麗達,不僅有成熟女人的魅力,還頗有思想與見解,崇尚生命本能和自然天性,敢于追尋真愛。在弗麗達的影響下,勞倫斯認識到:“男女兩性是唇齒相依的,但又要保持自己的特異性和獨立性,完全的占有或無保留的給予都是不合理的。”[1]22這個女子使勞倫斯逐漸從母親的思想禁錮下走出來,確立了自身人格的獨立,家庭與作家自己的情感經歷都在其作品中有了深刻的投影,并成為影響他情愛觀的重要因素。
 

勞倫斯《虹》中布蘭文三代的情愛觀探析
 

  一、布蘭文家族三代人的婚戀與情愛觀

  居住在瑪斯農莊的布蘭文一家三代,每一代都上演了一場愛恨糾葛的大戲。作者對三代人情愛觀的評述中隱含著對英國工業社會的抨擊,尤其是第三代厄休拉,通過她的成長經歷,披露了工業革命對自然、人性、社會的摧殘。

 ?。ㄒ唬┍J卮車牡諞淮?/strong>

  湯姆與莉迪亞是布蘭文家族的第一代,那時工業文明剛入侵瑪斯農莊,影響甚微,人們依舊淳樸,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都和諧如初,所以他們生活的環境是相對封閉的。湯姆的性意識覺醒后,并未選擇面對,而是一味地逃避,雖然在莉迪亞身上找到了寄托,但終究未能突破自我。湯姆對待愛情單純質樸而又嚴肅謙卑,他是一個淳樸、勤勞的農民,從小受到母親思想的禁錮,對母親很依賴,一定程度上有俄狄浦斯情結,在十九歲之前,他接觸的女性只有母親和姐姐,性意識覺醒也比較晚。十九歲時曾與一個妓女發生了關系,使其性意識在這次性愛中得以蘇醒,正如弗洛伊德所言:“男人幾乎總是感到自己的性活動受到自己對女人的尊崇感的牽制,只有當他見到較低賤的對象時,他的性能力才會逐漸達到高峰。”[2]可他卻對戀愛產生了恐懼,在湯姆的傳統思想中,“女人是未來生活中宗教、愛情和道德生活的象征”[3]。她們應該是純潔的,就像自己的母親和姐姐,所以這段時間他非常迷茫,終日買醉。直到母親去世,傷心悲絕的湯姆才在喪禮后決定結婚,他要找一位像母親和姐姐一樣的妻子,恰巧這時莉迪亞出現了,帶著一股異域風情,湯姆被其深深吸引。因為莉迪亞既像自己的母親,又能滿足他對外部世界的好奇心,她讓湯姆感覺到自己是一個完整的人,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想和這個波蘭女人結婚,但又對即將步入的未知世界心存恐懼,使他遲遲不敢求婚,終于下定決心付諸行動,得到允諾后他又惴惴不安,莉迪亞對他若即若離的態度,讓他有一種疏離感,直到結婚后,這種感覺還揮之不去。

  莉迪亞受過高等教育,但在選擇愛情的時候,依舊是保守傳統的,她也沒有突破自我,而是像瑪斯農莊的許多女性一樣,壓抑自己的本性,安于現狀。對愛情渴望又害怕的莉迪亞是一個波蘭地主的女兒,年輕時嫁給了一個德國的青年醫生蘭斯基。蘭斯基非常勇敢,莉迪亞迷醉于他的魅力而無法自拔,她跟隨丈夫到處奔波,雖貧窮卻富有激情,可是當他們的孩子去世后,這種激情漸漸消退,在丈夫去世后離開了波蘭。這次婚姻使其心力交瘁,她對愛情已經不再渴望,只想找一方清雅之地,平淡度過余生。于是她來到了英格蘭的約克郡,大自然的生機曾一度喚醒其生命的靈光,可是陌生感又將此扼殺在搖籃中。她意識到要在此安身立命,就必須找尋一處安全的港灣,而湯姆恰巧在這時出現了,湯姆一次無意中的觸碰,使她沉寂的心靈漸漸復蘇,這個男人的活力感染了她,她希望湯姆向其示愛,卻又惶恐不安,不僅是第一次婚姻的失敗,還因為湯姆對她來說完全是一個陌生人。所以當湯姆向她求愛時,她下意識地拒絕了,但立馬又后悔,如此這般幾番循環糾結后,她才答應了湯姆的求婚?;楹蟮納畈⒎薔∪縟艘?,莉迪亞安于現狀,滿足眼前的幸福生活,對什么都漠不關心,二人的社會地位不同,莉迪亞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而湯姆只是一個老實忠厚的農民,雖然他們在肉體方面保持和諧,但心靈卻無法契合。莉迪亞滿足于這個小圈子的凡俗生活,逐漸從一個充滿愛國激情的女子變成了安于現狀的婦女。他們在這個封閉狹小的瑪斯農莊,過著貌似自給自足的幸福生活,可這只是表象,他們之間沒有愛情基礎,結合只為滿足自己內心那點私念,這樣的生活凡俗封閉、平淡無奇,文化背景的差異使他們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

 ?。ǘ┱踉仔牡詼?/strong>

  安娜與威爾是布蘭文家族的第二代,此時英國已進入工業社會,在工業革命的影響下,人們就像一臺臺機器般麻木地工作,沒有自我意識,人際關系日漸冷漠,大自然也遭到嚴重的損毀。安娜喜歡無拘無束的生活,她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向往童話般的愛情;威爾則對外面的世界感到恐懼不安,為了逃避,他把自己沉浸在雕刻中。兩個人在心靈上無法契合,所以婚后的生活充滿了爭斗,最后走向妥協。

  安娜是莉迪亞和前夫蘭斯基的女兒,對愛情充滿幻想。其性格桀驁不馴,她從小就不滿足父母這種封閉式的生活,想要開辟一片屬于自己的新天地。斯科利斯基男爵是安娜除了父母之外第一個喜歡的人,他的出現讓她感覺到了一點活著的意義,他的生活是安娜最為向往的,長大后的安娜想要變成一位高貴的小姐,然后遇到一位勇敢的騎士,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墑竅質等詞顧肪逵桃?,自私的人們為了一點蠅頭小利而喋喋不休,比起外面的世界她更喜歡農莊的生活,農莊的人是那么淳樸、真摯、坦誠,一方面她想要走出去,不再依靠父母,但當她真正離開后,卻又非常的恐懼。威爾的出現讓她從這種恐懼中掙脫出來,“安娜也不自主地盼望他來,是他使她得到了解脫,是他拆除了她經歷中的墻界。他是墻上的一個窟窿,透過這個窟窿她看到了外部世界璀璨灼熱的陽光”[3]。安娜對威爾的第一印象就是這種感覺:像樹葉下面藏匿在黑暗之中的某種神奇的動物,對他有一種莫名的反感,可是當他們身處教堂時,威爾的光輝照亮了她心中陰暗的角落,他的歌聲有種魔力,可以讓她放肆的大笑,而且威爾還特別喜歡木雕,聊起建筑頭頭是道,安娜被他深深地吸引了。在一個月光迷人的秋夜,他們深情擁吻,在這一刻他們決定步入婚姻殿堂。

  威爾是安娜的表哥,有著強烈的征服欲,他就是“一個工業化社會的產物,他對被工業文明污染了的世界感到恐懼不安,沉浸在宗教的狂熱情緒之中”[4],不善于與外界交流。安娜向他求愛時,他非常激動,他發誓要將自己全部奉獻給她,可是安娜與外部世界的聯系讓他感覺到自己被拋棄,于是他想封閉安娜通向外界的通道,將她囚困在自己的世界,男權意識很重的威爾一直認為女人就應該臣服于男人,他們的婚姻充滿矛盾斗爭。安娜曾對婚姻生活充滿了期待,她把所有的熱情都投入到威爾身上。新婚后,威爾整天和安娜膩在一起,與外部世界斷絕了聯系,她通向外部世界的道路受阻,這讓她感到恐懼,于是爆發了第一次斗爭,雖然這次紛爭被兩具火熱身體的結合平息了,但他們之間并沒有心靈交流,有的只是屈服和放棄。威爾深深地迷上了教堂的建筑,同時教堂對他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只要他走進教堂,就會進入忘我的境地,這使安娜嫉妒又憎惡。威爾已經和教堂融為一體,不再關心她,這讓她又回到了以前的孤獨世界,只得用言語去抨擊威爾的精神支柱,試圖擊垮、征服他。但威爾對安娜的這種行為更加憎惡,他們在相互碰撞中又回到最原始的性,沉溺于肉欲,只有肉體的纏綿,不帶有一絲感情色彩。尤其是在他們的孩子降生后,安娜更是將精神寄托在兒女身上,威爾被無情地拋棄,這也標志著他們之間戰爭的結束。安娜與威爾的婚戀仍然有缺憾,彼此缺乏包容和理解,只是沉溺于肉體的歡愉。相對于第一代的自我封閉,第二代人有了自我的精神追求和對外面世界的向往,雖然迷失了方向,但在相互的精神碰撞紛爭中卻孕育著希望的火花。

 ?。ㄈ┳費白暈業牡諶?/strong>

  厄休拉是布蘭文家族的第三代,這一時期,工業革命的?;戰ド鈧?,人們的思想被禁錮。知識女性厄休拉不愿沉淪于如此社會環境中,從小就有反抗意識,獨立、自由、平等的愛情是她一直追尋的目標,雖然幾經挫折,卻從未放棄。厄休拉是安娜與威爾的長女,她追求精神與肉體和諧的兩性之愛,從小就敢于挑戰,無所畏懼,這樣的心性決定了她不同于前兩代的自我封閉和妥協。莉迪亞對厄休拉的情愛觀有重要影響,祖母希望她能找到一個真愛自己的男人,而不是出于征服欲。到了十二歲,厄休拉覺得自己的生活圈子很狹隘閉塞,她想逃離令人窒息的環境。農莊外的世界充滿誘惑,浪漫的愛情故事使她癡迷,正當她沉浸于自己幻想的愛情故事時,殘酷的現實又將其拉回,但她卻沒有屈從于現實,而是以知識來填充自己空虛的靈魂。

  安東·斯科列斯基是厄休拉的初戀情人,一個滿足于生理快感的年輕的工程兵軍官。他喜歡戰爭,戰爭讓他有一種興奮感,可當厄休拉問他打仗有什么意義時,他又無法解釋清楚。安東已經淪為國家統治的機器,他已然沒有了自己的思想,只會一味服從,他和厄休拉在一起,并非愛她,只是出于生理需要。此時的厄休拉正處于痛苦邊緣,安東的出現拯救了她,從他身上認識到什么是獨立的人格,他和湯姆舅舅的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的心靈為其跳躍,他們享受著愛情帶來的喜悅與甜蜜。安東口中的世界一度激起厄休拉濃厚的興趣,她即將要踏上追求生命的旅程,因此安東的離開并未給她帶來多少痛楚,在與他相處過程中,她的思想得到了升華。但他們只是自以為血肉相連,其實思想差距不小,在關于戰爭的話題上產生了他們的第一次矛盾,厄休拉憎恨戰爭,但安東卻心甘情愿淪為戰爭的傀儡,她一方面渴望得到安東的擁抱和親吻,迷戀他自然男性的氣息,另一方面又對他的粗俗與盲從嗤之以鼻。雖然矛盾重重,她對生活卻充滿期待、自立自強,不愿像母親一樣永遠困在狹窄的農莊。教師對她來說是一個不錯的職業,她幻想著和孩子們愉快的相處,她會把自己學到的知識全部傳授給他們,可現實卻差強人意。學校老師教授的知識都是教條化的,壓抑個性思想,學生的創造性被無情壓制,如此環境使她想逃離,大學成為其憧憬的天堂。作者以此揭示了資本主義社會對人性的摧殘,沒有自我意識的人淪為一臺臺重復運轉的機器。此時,英格小姐走入了厄休拉的生活,她被其氣質吸引:“這位女教師不僅美麗優雅,而且具有堅強的意志和孤傲的性格,尤其是激進的思想很能引起她的共鳴。”[1]174于是,她和英格小姐墜入了同性的愛河,但很快發現此人也是庸俗人群的一員,他們永遠都活在自己的小天地,如幽靈一般了無生趣,只剩下一具具沒有靈魂的軀體,厄休拉慶幸自己沒有被環境所吞噬,對這些喪失人性的軀殼深表同情,她的精神境界得到又一次的升華。當安東再次來到她身邊,其心境已經和往昔大相徑庭,面對依然在肉體上愛著自己的安東的求婚,她猶疑了,雖然一直愛戀安東充滿男性魅力的身體,但她不愿像母親一樣守著一個狹小的圈子,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心靈的契合,最終還是選擇了分手。厄休拉一生都在不斷的追求探索,不斷成長,她從封閉狹小的瑪斯農莊走出來,并未淪陷在生兒育女、相夫教子的圍城,而是成長為一個現代知識女性;在與安東的戀愛過程中,雖一度沉迷于肉體,也險些被現實打敗,但她都憑借堅強的意志度過重重?;?,她意識到兩性之間既要保持自我獨立,又要在精神與肉體方面保持和諧,小說結尾彩虹的出現,即象征著她經過一次次歷練與洗禮,終于擺脫了舊時代的束縛,精神升華、靈魂超脫。

  二、勞倫斯的情愛觀及現代意義

 ?。ㄒ唬┳骷業那榘?/strong>

  勞倫斯從小生活在諾丁漢郡的鄉村,那里景色宜人,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墑撬孀毆ひ蹈錈姆⒄?,寧靜的村莊駛來了火車、開辦了煤礦,開鑿了運河,原本干凈的街道變得臟亂無比,樹木被無節制地砍伐。人們為了生存像機器一樣無休止地勞作,人情冷漠,人生慘淡。女性選擇丈夫只為生存而無須愛情,身處這個連人的生命都賤如螻蟻的社會,勞倫斯強烈呼吁人們釋放天性、回歸本色。“只有調整或改造兩性之間的關系,使性愛變得健康而自由,英國或整個人類才能擺脫目前的痼疾。”[1]377他認為最完美的愛情就是,“男女雙方既結成共同關系又保持完全獨立,在男女夫妻的關系之外在輔以一種男子與男子的關系,使人與人之間的愛更廣泛,更加深厚”[5]190。三代人對愛情的探索,表達了作家希望通過兩性和諧的自然關系來解決社會問題的思想。

  第一代湯姆與莉迪亞,湯姆其實就是作者的翻版,從小受到母親思想的禁錮,有嚴重的戀母情結,但他并未像作家一樣想要擺脫母親的控制,而是將這種情感轉移到另一個比自己年長的女人身上,這個女人具備母親的所有品質,婚后的生活,他也有過斗爭,最后卻以失敗告終。莉迪亞向往勞倫斯的理想愛情模式,可在現實的打擊下,她壓抑了自己的本性。第一代的愛情是淳樸的,他們的生活環境也是勞倫斯所向往的,可是在精神方面的不契合,卻是他不能接受的;第二代威爾與安娜,他們的愛情來去匆匆、終歸失敗,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工業革命對人性的摧殘,人們想要從這種困境中走出來,關鍵是戰勝自我。威爾與安娜都有自己獨立的個性,但他們在精神方面的差異,讓生活充滿了斗爭,最終走向妥協,淪為肉欲的動物;第三代厄休拉是作家著重刻畫的人物,厄休拉最終選擇與安東分手,突出表現了她解放天性、人格獨立的精神特質。三代人探索愛情的道路是曲折的:一方面來自社會壓力;另一方面是自我斗爭。第一代封閉自我,第二代掙扎妥協,這兩代人都壓抑了自己的本性,屈服于現實;第三代厄休拉不斷追求探索理想的愛情,最終突破自我,確立了獨立的人格。作家通過三代人對愛情的探索,呼吁人們解放天性,從而建立自然和諧的兩性關系來解決英國社會的痼疾,但三代人都未實現理想的兩性關系,表明人們在工業文明的摧殘下已經變得麻木,喚醒之路困難重重,但作家并未放棄,作品最后的“虹”,即象征著舊世界消亡后的曙光初現,作家憧憬的理想世界來臨,這是一個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人與社會之間和諧相處的新世界。作品通過對三代人不同的生活經歷以及情愛觀的描寫,引發了一系列對人性、社會的思考,對現代社會的人們頗有借鑒與啟示。

 ?。ǘ┫執庖?/strong>

  三代人在情愛方面不同的探索,引人深思、發人深省。作者在描寫三代人追尋愛情的過程中,始終貫穿著“靈與肉”和諧這條核心線,強調愛一個人不僅在于其漂亮的外表,更在于精神與靈魂,這樣靈肉交融統一的愛才是理想而長久的。莉迪亞滿足于狹小農莊的庸常生活,安娜通過不停的生孩子來寄托自己空虛的靈魂,厄休拉在不斷追索中找到了自我價值,她們可以對應于現代社會中的山村農婦、全職太太和職場女性。

  當今社會,諸如第一代和第二代那樣缺乏獨立人格的人很多,如何找到自我,追求個人價值,厄休拉的追尋之路值得借鑒。現代社會的女性大概分幾大類,其中部分家庭主婦就和莉迪亞有一定的相似性,全職太太們都將家庭作為自己生活的中心,生活圈子非常狹小,她們逐漸與現實社會疏離甚至隔離,成為依附于男人和家庭的囚鳥,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空間和獨立價值;還有一部分女性雖然為了家庭不得不成為家庭主婦,但她們和莉迪亞一樣接受過高等教育,不甘于自我封閉的生活,在照顧家庭的同時,不斷努力學習新知識,爭取不被社會拋棄;至于偏遠山區的農婦,她們和安娜一樣,不過是男人生產的工具。安娜生孩子是為了尋找精神寄托,威爾并沒有強迫她,可是在一定程度上,她確實是男人生產的工具。在一些偏遠的山村,封建觀念對人們的影響還很深,重男親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在那里,大多數的女性都沒接受過什么教育,她們很難在社會上獨立生存,只能成為男性的附屬品,延續香火是她們唯一的價值,即使有點自己的理想,也不過是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絲毫沒有意識到自身的價值,更不用說自我實現。此外,現代社會也有不少獨立自強的女性,以白領居多,她們和《虹》中的厄休拉很相似,在實現自身價值的路上不斷探索,為了在社會上掙得一席之地,付出了數倍于男性的努力和代價,還要應對流言和曲解,無論追尋之路坎坷曲折,她們和厄休拉一樣堅持自我,不輕言放棄。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但個性?;嵋蚋髦忠蛩氐撓跋於魅?,比如環境、文化、社會準則等,隨波逐流也是缺乏獨立人格的表現,不少人從眾隨俗、人云亦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主體價值何在。一個人要獲得人格的獨立,應該像厄休拉那樣,擁有堅強的意志和獨立思考的能力。正如去年一部女性題材的電影《找到你》,也同樣涉及了上述三類女性,影片通過三個女人的處境,職場女性李捷,全職媽媽朱敏,鄉下婦女孫芳,一個有選擇,一個沒有選擇,一個的選擇是走投無路,反映了當代女性的生存現狀與困境,展現了堅忍不拔的女性力量。同為母親的三個女性,來自不同階層,擁有不同背景,她們的人生際遇,正如《虹》中的三代女性。母親這個角色,在現代社會面臨著更多無奈與艱辛,作為職場女性,在事業上努力打拼,每天忙到精疲力盡,結果卻被人責怨沒有盡到母親的責任,甚至會被指責不是女人,不符合賢妻良母的標準;如果當了全職太太,犧牲自己的職業發展,全身心投入家庭,幾年或十幾年后,其丈夫擁有了不錯的事業,她們擁有的卻只是熟練的家務技能,淪落到連保姆都不如的境地,保姆尚且有工資,而她們的付出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無償勞動。一旦家庭發生變故,她們很可能一無所有,沒有任何抗風險能力。不少這樣的女性最終被嫌棄拋棄,自己沒經濟能力,不僅爭取不到孩子的撫養權,脫離職場這么久,找工作都成問題,最終失去家庭、失去自我;至于鄉村女性,更是毫無話語權和選擇權,這樣的女性困境,都是作品和影片引人深思的核心母題。現代人閃婚閃離者越來越多,作為現代女性,面對婚姻的不確定性與各種?;?,想要具備主動權和話語權,必須有自力更生的能力,有獨立的經濟能力,才能更有底氣去表達其訴求,才有資格去爭取自身權力,這在電視劇《我的前半生》里也有很深刻的表現。

  參考文獻

  [1] 伍厚愷.勞倫斯尋找彩虹的人[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
  [2] 弗洛伊德.論創造力與無意識[M].孫愷祥,譯.北京:中國展望出版社,1986:81.
  [3]D.H.勞倫斯.虹[M].黑馬,石磊,譯.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10.
  [4]鐘偉華.從《虹》看勞倫斯的性愛觀[J].臺州師專學報,1998 (4) :8-12.
  [5]侯維瑞.現代英國小說史[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1985.

聯系我們
  • 寫作QQ:79211969
  • 發表QQ:78303642
  • 服務電話:18930620780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email protected]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