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文學論文 > 紅樓夢中賈元春“三教合一”觀念的形成原因

浦和红钻北京国安:紅樓夢中賈元春“三教合一”觀念的形成原因

時間:2019-10-03 22:26作者:梁明玉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紅樓夢中賈元春“三教合一”觀念的形成原因的文章,元春所信奉的“三教合一”思想,并不是真正的領悟了宗教的教義,而是無可奈何之下在齷齪塵世中試圖尋求減輕心理安慰的方式?!逗炻ッ巍芬膊⒉皇茄細褚庖逕系淖誚絳∷?,其人物的思想描寫是為塑造人物服務的。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www.tczvwo.com.cn   摘要:元春雖貴為皇妃,但也承受著常人無法體會的苦痛,為了消解現實的苦難和緩解內心的痛苦,逐漸形成了“三教合一”的思想觀念。這種思想的形成與元春自身處境和家庭環境有密切關系。元春所形成的具有功利色彩的“三教合一”思想,使得她在寶玉的婚姻問題上傾向寶釵,成為寶黛愛情悲劇的始作俑者之一。元春的思想觀念豐富了《紅樓夢》的思想價值,其“大夢歸”的結局也深化了《紅樓夢》的悲劇意蘊。

  關鍵詞:賈元春; “三教合一”思想; 原因; 意義;

  賈元春是《紅樓夢》中賈寶玉的親姐姐,因“賢孝才德”由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她不僅是賈府興盛的希望所在,更是影響寶玉婚姻的重要力量。在作者曹雪芹的構思中有意識地將賈府的四位小姐元春、迎春、探春和惜春共同組成了一組“原應嘆息”的命運主體。甲戌本《石頭記》第二回中有脂硯齋夾批:“原也、應也、嘆也、息也。”在關于“四春”姐妹思想觀念的研究中,對于迎春信奉道家思想,探春遵從儒家思想,惜春信奉佛家思想的研究較多,已基本形成學界共識,本文不再贅述。而關于元春思想觀念問題的研究,還未見專論,本文試對此問題進行探討。

紅樓夢中賈元春“三教合一”觀念的形成原因

  一、賈元春的“三教合一”思想

  《紅樓夢》的作者非常善于運用人物整體上的寓意來進行思想表達,其中,賈府的四位小姐賈元春、賈迎春、賈探春和賈惜春,就是作為一個整體來表現紅樓女兒“原應嘆息”的悲劇命運。對賈府四位小姐形象進一步補充,她們的貼身大丫環也可以看成是一個整體形象,如元春的大丫環叫“抱琴”,迎春的叫“司棋”、探春的叫“侍書”、惜春的叫“入畫”,也同樣組成了“琴棋書畫”的整體意象。作者通過丫環的名字又進一步暗示了小姐的特長,如迎春的丫環叫“司棋”,在書中也多次描寫迎春喜歡下圍棋。如在第七回中周瑞家的送宮花時,正好碰到迎春與惜春在下圍棋;探春的丫環叫“侍書”,也同樣暗示著探春的書寫特長。探春居住的秋爽齋的環境是“當地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著各種名人法帖,并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1]296這就可以看出探春平日喜歡寫字;惜春的丫環名叫“入畫”,也暗示著惜春的繪畫特長,惜春曾受賈母之命畫“大觀園行樂圖”。而在《紅樓夢》中雖未表現出元春善于彈琴,但根據作者對其他三姐妹的描寫,應該暗指元春有彈琴的愛好或特長。而四姐妹的思想觀念,也可能同樣是作者統一構思下的整體意象。元春的信仰應該是區別于迎春信奉的道家、探春信奉的儒家及惜春信奉的釋家,其思想很可能為融合“三教合一”的獨特思想[2]。

  所謂“三教合一”是指儒、釋、道三個教派的有機融合。在中國歷史上三教雖然思想各異,但又相互交流,在明清時期的士大夫階層中逐漸出現了“以儒治世,以道治身,以佛治心”的局面。在《紅樓夢》創作完成的清中期,很多文人對三家思想均有涉獵,作者當對“三教合一”思想有所關注,并將其融入到作品之中。

  三教之中儒家是中國文化的主流思想,早在宋明時期圍繞著為皇權服務這個核心,儒家學者們便提出了忠于君,孝于親的“三綱五常”等倫理道德學說,到了曹雪芹生活的清中前期,儒家思想更是在思想領域占統治地位。而作為曹雪芹理想寄托的“詩禮簪纓之族,花柳繁華地”的賈府,其興盛也與儒家密切相關。在《紅樓夢》中作為賈政長女的元春也深受儒家思想影響,在第二回中,冷子興就曾向賈雨村介紹說:“政老爹之長女名元春,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作女史去了。”[1]13元春也正是因“賢孝才德”才由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的。在元春省親過程中,也處處表現出對儒家傳統的遵從。在省親隊伍進入大門前“賈母等連忙跪下,早有太監過來,扶起賈母等”[1]123。然后元春在宮女服侍“退入側殿更衣”后,才“至賈母正室,欲行家禮。”也表現出了對先國后家禮法的遵從。且元春也是一位比較有才能的女子,她不僅主動為大觀園題寫“顧恩思義”匾額,還為正殿題對聯為:“天地啟宏慈,赤子蒼生同感戴;古今垂曠典,九州萬國被恩榮。”[1]125雖然她自己說:“我素乏捷才,且不長于吟詠。”但仍主動表示:“異日少暇,必補撰《大觀園記》并《省親頌》等文,以記今日之事。”[1]125可見,元春完全稱得上“賢孝才德”。

  儒家主張修己安人,將“仁愛”視為理論核心。元春不僅自己勤謹努力,終成了“鳳藻宮尚書”,而且更重視弟弟寶玉的教育問題。在她還未入宮時,年僅三四歲的寶玉“已得賈妃手引口傳,教授了幾本書、數千字在腹內了”。在入宮后也多次傳話賈母、王夫人對寶玉多加教導。儒家提倡博愛思想,在省親結束后,元春給家人所發禮物也是眾人皆有,不僅賈母、王夫人及諸姊妹皆有,就連各房中奶娘眾丫環、哪怕是“東西兩府凡園中管理工程,陳設,答應及司戲,掌燈諸人”“廚役,優憐,百戲,雜行人丁”等皆有賞賜[3]。她待人也很仁愛,在讓齡官再作兩出戲時也說“不拘那兩出就是了”,對其也有憐愛之情,在她沒有接受賈薔的安排,執意唱不合時宜的《相約》《相罵》二出時,元春也大度的說:“不可難為了這女孩子,好生教習。”

  元春對佛教也是比較虔誠的。當賈母向太監問元春起身消息時,太監說道:“早多著呢!未初用晚膳,未正還到寶靈宮拜佛,酉初進太明宮領宴看燈方請旨,只怕戍初才起身呢。”[1]122可知在皇宮之中,拜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作為“詩禮簪纓”之家的賈府在修建大觀園的過程中就特意為元春修建了櫳翠庵,并預備下了道姑和尼姑。在林之孝家的建議下,由王夫人親自下帖子請妙玉來主持櫳翠庵。元春游幸大觀園時,“忽見山環佛寺,忙另盥手進去焚香拜佛,又題一匾云:‘苦海慈航’。又額外加恩與一般幽尼女道”??杉?,元春對佛教信仰是比較虔誠的。

  同樣,元春對道教也有所信仰。道教是由道家發展起來的本土宗教,主張借由道教科儀與本身法術修為等儀式來功德成仙,所以當時人們信奉道家思想的表現之一就是在遇到問題時請道士設壇為人做法事,進行打醮活動。如第二十七回中襲人就向寶玉說:“昨日貴妃打發夏太監出來送了一百二十兩銀子,叫在清虛觀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戲獻供,叫珍大爺領著眾位爺們跪香拜佛呢。”[1]205后來賈母也帶著賈府的女眷們前去喝酒聽戲參與打醮活動。賈府在修建大觀園時還特意“采訪聘買得十二個小尼姑、小道姑”[1]120??杉?,元春在日常的生活中對道教也比較虔誠,也用道教打平安醮的方式來消解自己內心的痛苦[4]。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不少的文人士子出入三家,取己所需為己所用。就元春而言,雖然在其行為中對儒釋道三家都有信奉的表現,但總體上來說還是以傳統的儒家思想為主導,而佛家和道家更多的是作為其追求內心平和與尋求安寧的手段而已。

  二、元春“三教合一”思想形成的原因

  儒、釋、道三家產生的社會基礎各異,思想也各有精髓。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儒家思想一直處于統治地位,佛、道兩家與儒家相輔相成,逐漸形成了三元共軛的文化結構體系。就個體來說,每個人的思想觀念的形成原因也是復雜的。元春之所以形成“三教合一”思想,主要源于兩個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元春生活處境的原因。元春作為賢德妃生活在皇宮之中,日常生活狀態如何作者沒有直接描寫,但文中也表現出其時時處處受到禮法束縛。如在省親之時,皇宮中對元春的行程的安排是有一定順序的,賈母在向太監詢問元春何時起身的消息時,太監答道:“未初用晚膳,未正還到寶靈宮拜佛,酉初進太明宮領宴看燈方請旨。”可見在皇宮之中,是不得自由的,何時干什么都是有嚴格的規定,不能私自逾越。在省親結束時,也是執事太監提醒道:“時已丑正三刻,請駕回鑾。”可見,皇家的規矩是不能有絲毫違背的。哪怕“賈妃聽了,不由的滿眼又滾下淚來。”也要及時的“勉強堆笑”與眾人告別返回皇宮??杉餃丈罹踴使斜匭胙細褡翊踴始依穹?,基本沒有人身自由可言,所以元春對賈母、王夫人等人抱怨說自己居住的皇宮是一個“不得見人的去處”。在省親過程中,父親賈政在簾外向元春問安時,她也只能隔簾含淚抱怨說到:“田舍之家,齏鹽布帛,得遂天倫之樂;今雖富貴,骨肉分離,終無意趣!”這可看為是元春在家人面前思想的真情流露。

  元春所追求的無非是平常的家庭生活,但事與愿違,她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所以只能試圖在思想上尋求解脫。在這一過程中,凡是有可能帶給其精神慰藉的思想都有可能被其選擇和接受。在所有的思想中,佛教和道教無疑是最佳的選擇。在不確定哪種方式有效時,她只能試著全部接受與相信,以使自己求得精神的解脫與慰藉。在其生活的皇宮之中,她也能經常接觸到與佛教和道教相關的物品。如第七十一回描寫賈母過生日時,元春從宮中派人送來的賀禮有“金壽星一尊,沉香拐一支,伽南珠一串……玉杯四只”[1]552。也可以看出她平日留心收集這類物品,以便在需要時作為禮物送人。

  其次是家庭環境的影響。賈府受傳統文化的影響也信奉“三教”思想。如賈府作為詩禮簪纓之家非常重視后輩的教育問題,不僅建有私塾用于培養宗族子弟,對于重點人物如寶玉等人更會單獨聘請先生來授課。同時對佛教和道教也很重視,除了日常的抄經頌佛等活動外,更建有家廟鐵檻寺和水月庵,以便于需要時使用。作為賈府長房的寧國府也非常信奉佛道思想,如賈敬“一心想作神仙”,平日也“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們胡羼”。在秦可卿葬禮上出現的僧道總人數合計也在三百人以上。

  在榮國府中更是信奉道教和佛教,如張道士就是以賈代善替身的身份在道觀出家,被當今圣上封為“終了真人”,明顯是信奉道教的表現。就連自幼讀書,現任工部員外郎的元春的父親賈政在日常生活中也有禮佛活動,如第三回林黛玉在向王夫人詢問賈政去向時,王夫人向黛玉介紹道:“你舅舅今日齋戒去了,再見罷。”并說寶玉也是“今日因廟里還愿去了,尚未回來”。元春的母親王夫人具有佛道信仰,如劉姥姥在和女婿王狗兒謀劃向哪里弄錢時,劉姥姥向王狗兒說:“今現是榮國府賈二老爺的夫人,聽得說,如今上了年紀,越發憐貧恤老,最愛齋僧敬道,舍米舍錢的。”可見王夫人“憐貧恤老”“齋僧敬道”也是名聲在外。第二十五回王夫人看見賈環,便命他來抄寫《金剛咒》唪誦。在大觀園修建過程中,王夫人在聽過林之孝家的介紹妙玉情況后,決定下帖子將妙玉請入大觀園主持櫳翠庵。而且王夫人還和水月庵的尼姑凈虛有交往,當凈虛找王熙鳳讓其幫忙時說本想找王夫人的。周瑞家的作為王夫人的配房,在給姑娘們送宮花的過程中遇到了凈虛的徒弟智能,和她開玩笑說:“你是什么時候來的?你師父那禿歪剌那里去了?”正因為非常熟悉,才能如此說話??杉旱?ldquo;三教合一”思想與其自小受到家族,特別是父母的影響有很大關系。

  元春的“三教合一”思想具有實用主義的意味在其中,一般是遇到問題時才想起用宗教來解決問題。這很可能受到了自己的“啟蒙老師”賈母的影響。元春在“未入宮時,自幼亦系賈母教養”。則賈母對待宗教的態度自會影響到元春。賈母對待宗教信仰是講究實用的,如在抄寫經文時也是讓人鴛鴦、黛玉等人代勞。在馬道婆向賈母介紹燈油錢時的表現中更體現出實用的目的。馬道婆在寶玉燙傷眼睛的第二天,就到榮國府來請安,先假惺惺地持誦了一番,就開始向賈母變著法子要東西。希望賈母為寶玉在廟中捐燈油錢,而賈母最后只是決定:“你便一日五斤合準了,每月打躉來關了去。”并沒有一味地聽信馬道婆的蠱惑。同樣,賈母也是從實用的角度出發看待道教,在知道元春請人“打平安醮”時,親自帶著榮國府眾多女眷來到清虛觀中避暑看戲,變成了“享福人福深還禱福”的娛樂活動。在眾多親友聽到消息趕來送禮時,賈母卻說:“又不是什么正經齋事,我們不過閑逛逛。”可見,賈母對于宗教的態度是出于實用色彩的,這種特點對元春的“三教合一”思想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三、不得解脫的命運悲劇

  “三教合一”思想的形成是儒釋道思想對立交融的結果,也是人們追求幸福生活的結果。在賈府眾人的眼中,元春是幸福的,她嫁給了至高無上的皇帝,這是幾生修來的福氣。就連元春的母親王夫人在勸慰嫁給孫紹祖的迎春時也說:“你難道沒聽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哪里都像你大姐姐做娘娘??!”正因為她強烈的感情不被親人理解,她的苦悶也無法向外人訴說,只能在宗教中尋找心靈的寄托。正是因為元春被封為妃,更使得賈府中賈璉、賈珍等人更加的胡作非為,為賈府最終落了個“白茫茫大地真干凈”作了鋪墊。

  賈元春經過了自己的努力而由鳳藻宮尚書進封賢德妃,所謂“伴君如伴虎”,更何況是身處深宮的弱女子,元春經歷的各種斗爭可想而知。為了尋找心理的安寧,對于每一種可能使自己心安的方法都不放過,可是最終也僅僅落了個“虎兕相逢大夢歸”的悲慘下場。作者通過其省親的榮耀,過程的奢華,及省親過程中表現出的小心與悲切,體現了作者對其深深的同情。正是通過元春苦苦追尋卻不得解脫的命運,表現了作者對于傳統文化影響下的女性命運的思索。

  在甲戌本《石頭記》第五回中,賈寶玉所聽到的關于元春的“恨無常”曲中說“須要退步抽身早”的下面,脂硯齋批道“悲險之至”,正如脂硯齋所描述的那樣,元春平日是生活在異常艱險的政治環境之中,她也要肩負起賈府重新復興的重擔。正是出于對賈府家族命運的擔憂,作為賈府靠山的元春在對待寶玉婚姻問題上,從維護家族利益的角度出發,明顯地表露出了對“金玉良緣”的支持態度。在第二十八回中,元春在賜給眾人端午節禮物時,只有寶玉和寶釵二人是一樣的“上等宮扇兩柄,紅麝香珠二串,鳳尾羅二端,芙蓉簟一領”。元春通過賜禮物的方式委婉的表達了對“金玉良緣”的支持??杉?,元春是寶黛愛情悲劇的始作俑者之一[5]。

  通過對元春思想與寶玉思想的比較,也更能看出寶玉思想的閃光點與價值。元春與寶玉都曾隨同賈母生活,自幼受到賈母的教導,兩人“其名分雖系姊弟,其情狀有如母子。”雖然兩人關系如此親密,但寶玉的思想相較于元春無疑更顯珍貴。如第五十八回中,清明時節寶玉遇到藕官在大觀園中為死去的菂官燒紙錢,正被夏婆子責難之時,雖然當時為其開脫,但隨后請方官轉告藕官說:“以后斷不可燒紙,逢時按節,只備一爐香,一心虔誠,就能感應了。”并發表議論說:“只在敬心,不在虛名。”[1]449寶玉性情率真,在祭奠的事情上,認為妄為不如不為,只重“心誠意潔”。相較于元春,寶玉的思想更高一籌。

  總之,元春所信奉的“三教合一”思想,并不是真正的領悟了宗教的教義,而是無可奈何之下在齷齪塵世中試圖尋求減輕心理安慰的方式?!逗炻ッ巍芬膊⒉皇茄細褚庖逕系淖誚絳∷?,其人物的思想描寫是為塑造人物服務的。就元春而言,其人生信仰和人生態度的描寫,也是為了塑造元春這一獨特的人物,表達作者自己的審美觀念。作者通過元春省親的榮耀,過程的奢華,及表現出的小心與悲戚,表現了作者對其深深的同情,也是因為其苦苦追尋的無果,表現了作者對于傳統文化影響下的女性命運的思索。

  參考文獻
  [1]曹雪芹,高鶚.紅樓夢[M].北京:中華書局,2005
  [2]王悅.“原應嘆息”是《紅樓夢》的一條結構線索[J].紅樓夢學刊,1983 (10) :123-140.
  [3] 程建忠.開錯了地方的悲劇之花:賈府“四春”悲劇賞論[J].成都大學學報,2008 (6) :64-67.
  [4]曹立波.《紅樓夢》中元春形象的三重身份[J].紅樓夢學刊,2008 (6) :96-117.
  [5]梁明玉.空間視野下的大觀園與人物性格關系[J].內江師范學院學報,2018 (7) :16-20.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