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文學論文 > 《暴風驟雨》——周立波文學語言本土化嘗試

浦和红钻全北现代预测:《暴風驟雨》——周立波文學語言本土化嘗試

時間:2019-10-09 10:25作者:謝碧瑩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暴風驟雨》——周立波文學語言本土化嘗試的文章,中國的新文學很大程度上受到西方文學傳統的影響,但要想將這些來自西方的影響融匯入中國本土的文學體制,就要對文學作品進行本土化的調整和改造。文學語言是第一要素,且語言的本土化與民族最根本的精神特性有關。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www.tczvwo.com.cn   摘    要: 周立波的《暴風驟雨》作為反映中國農民土地改革運動的小說,在20世紀40年代的中國文學史上產生了重要影響。其語言貼近農民日常生活,融入大量東北方言語,有本土化的特點。但與作者早期創作中語言特點大相徑庭。本文通過探究周立波《暴風驟雨》中語言言說方式分析周立波創作的“語言革命”的因由及對中國文學語言發展的影響。

  關鍵詞: 周立波; 《暴風驟雨》; 語言革命; 本土化;

  中國的新文學很大程度上受到西方文學傳統的影響,但要想將這些來自西方的影響融匯入中國本土的文學體制,就要對文學作品進行本土化的調整和改造。文學語言是第一要素,且語言的本土化與民族最根本的精神特性有關。1只有具備本土特點的文學語言才更能被中國大眾認可?!侗┓韁櫨輟芳詞侵芰⒉ㄎ難в镅員就粱囊淮緯⑹?。

  一、《暴風驟雨》言說方式的文本闡釋

  《暴風驟雨》是周立波親身參與土地改革運動后創作的帶有親歷性體驗色彩的作品,作者在這部作品中體現出的精神向度較之前期有較大變化??紗憂楦?、理性、審美三方面對《暴風驟雨》的文本進行闡釋。

  (一)從抒寫自我情感到抒寫鄉土情懷的感性建構

  語言是情感的表達。文學語言必然在感性的層面有所建構。在《暴風驟雨》中,周立波的親身經歷成為事實材料被編寫入語言,和周立波的個性化言說一同構造一個貼近農民生活的語境。此語境在情感維度上與走近農民生活的時代潮流相呼應。作品的語言在情感上指向兩個重要方向。一個方向是落葉歸根,作者在語言中寄寓了濃郁的鄉土情懷。另一個方向是改革后的重生。周立波將農村土地改革中發生的犧牲看作農民革除舊有權力秩序,重建新的理想家園的契機。這種重建建立在濃郁的鄉土情懷的基礎上,是東北農民民族文化精神的毀滅與重構。文學語言的情感傾訴對象是更廣泛的農民群眾。

  但在《第一夜》等早期創作中,周立波常抒寫革命戰士在監獄中孤獨,寂寞的氛圍。語言中流露出的正是周立波本人作為知識分子憂傷哀愁的個人情懷。文學語言的情感維度與作者的個性化心理息息相關。革命戰士愁苦困境與周立波深陷囹圄時的個性心理同構,構建的是適于知識分子欣賞的文學語境,這是對自我情感的抒寫。從自我到群眾,周立波的感性建構呈現出對象擴張化的特點。

 ?。ǘ┒耘坊鋟ǖ霓鵪攵雜镅岳硇暈鵲某氏?/strong>

  王力在《中國語法理論》中將歐化分為詞匯、語法、風格三個層面。2在20世30年代有大量譯著西方文學理論和作品經歷的周立波,其文學語言在語法上必然帶有歐化的特點。但在《暴風驟雨》中,周立波盡可能的避免使用歐化語法,反而是在語言的理性維度上進行更深層次的探索。語言的理性維度中,其工具職能,邏輯職能以及民族特性表現得較為明顯。3周立波認識到社會文化規則的重要作用,因此在語言層面對社會文化規則進行了理性的探索。將《暴風驟雨》的語言置于當時的歷史語境下,其意義代表作者對歷史語境缺失與空白的填補。如周立波在描寫韓老六被批斗的場面時,與一般土改小說宣揚翻身復仇等理念不同。作者雖理解群眾憤怒的感情需要宣泄,但還是主張群眾保持理性克制??杉髡咴諫緇崳幕嬖蠔鴕饈緞翁娣斷卵罷業攪絲裳運檔目障?,土改絕不只是農民對地主的復仇,而是在黨的領導下進行的理性清算。通過親歷土改的體驗帶給他的旁觀的立場,作者構建了知識分子的理性話語。體現出對社會文化規則的高度重視,呈現出語言理性的維度。
 

《暴風驟雨》——周立波文學語言本土化嘗試
 

  而在周立波早期創作中,其語言理性的呈現往往停留在對歐化語法規則的運用上?!侗┓韁櫨輟分興瀅鵪蘇庵峙坊撓镅雜鋟?,但這種摒棄不是根除,況且歐化語言也無法徹底與文學語言分離。周立波只是將外露的歐化語言隱藏,目的是為了最大程度消解文學語言與群眾語言的隔膜??杉芰⒉ㄓ镅愿錈誒硇圓忝嬪鮮譴傭雜鋟ü嬖虻募虻シ幼頻蕉隕緇崳幕嬖虻墓刈⑸?,這樣的轉向表現出周立波語言革命對理性表述的更深層次思考。

 ?。ㄈ┪難源誘孟緣交淼納竺瀾ü?/strong>

  在對文學語言審美建構的層面,周立波語言革命前后也有很大的區別?!侗┓韁櫨輟酚镅哉宄氏殖鮒勢擁納竺撈卣?,主要原因在于周立波選用了能夠被人民群眾接受的日常語言作為語言材料,將最具代表性的農民口語和東北方言語融入文學作品。小說質樸的語言呈現出自然流暢之美,使文本更便于呈現小說化的特點。周立波曾說:“在運動中,通過種種方式,我在半年里,了解了平常幾年都不能了解的透徹的情況,學到了很多東西,包括東北農民生動的語匯。”4可見周立波有意識的將東北方言融入文學語言中以豐富文學作品語言的多樣性與生命力。

  而在周立波早期創作中,語言的審美特征傾向于華麗,帶有明顯的詩意化特點,語言的個人風格十分突出,體現出周立波語言中濃厚的西方審美趣味。這與他后期壓抑語言中的個性化審美屬性,導向語言的社會歷史文化價值有所區別。周立波早期創作中語言的文學性很強,這種文學性在《暴風驟雨》雖隱沒了,但他對語言的審美建構沒有消失,而是積淀在語言中,以口語方言等更易被群眾接受的形式隱晦的書寫出來。作者在《暴風驟雨》中也沒有放棄對審美的語言的追求,只是審美取向較之前期有了較大的改變。這樣的審美建構方便周立波進行語言的本土化轉型。

  二、周立波“語言革命”的原因思考

  周立波的語言革命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其語言革命的原因可以從社會時代、歷史語境的變遷,文學語言自身發展規律的演變和作者語言本土化意識的覺醒三個方面進行探究。

  周立波語言革命產生的因由和社會時代歷史語境不無關系。周立波受1942年毛澤東《講話》影響,親歷了土地改革,轉而關注農民語言,其語言風格有根本性變化。周立波早期創作是在新中國成立前,文學宣傳救亡任務需語言有沖擊力和感染力,文學語言需要有戰斗性。到了《暴風驟雨》時,文學是為了宣傳土地改革,激勵農民革命。歷史語境改變了,文學語言為了和時代環境緊密相連必須做出變革。周立波就是抓住了這一點,積極改變自己的語言創作風格。

  文學語言不僅受到意識形態制約,還有其獨立的歷史發展過程。索緒爾指出語言交際的作用有積極和消極兩種。5《暴風驟雨》將東北方言語推廣向全國,使方言語和共同語交融,為文學語言汲取方言語的力量做出嘗試,賦予文學語言全新的表述形式。此為語言積極的交際作用。但周立波從1948年完成《暴風驟雨》下卷初稿到1977年再版重印,卻經歷反復的修改。這是由于《暴風驟雨》的讀者群由原來的東北農民群眾擴大為全國人民,為消弭讀者對方言的閱讀障礙,文學語言必須做出讓步,此為文學語言消極交際作用。從早期的歐化到《暴風驟雨》的方言化,再到版本修改后對方言的刪改,可見周立波在文學語言中融入方言語匯再到去方言語匯的動態嘗試。這樣的嘗試自發地迎合了文學語言自身發展規律??梢運搗窖圓難в镅?,文學語言又吸納方言,是文學語言自動更新的過程。

  從作者個人的角度看,周立波的語言革命是自覺性的。周立波看到自己早期創作中歐化語言的局限,主動從中國豐富的方言語言資源尋求創新和突破,他認識到方言的豐富語匯能給作品帶來全新的生命力,因此在寫作中格外重視方言的運用。但周立波的語言不是全盤采用方言,也不是對歐化語言的全然否定,而是以更凝練的方式呈現語言的本土化色彩。其語言風格的轉型是一個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過程,是作者文學素養的提升,語言功底的積淀達成的質變。作家有意識的在文學語言層面打破共同語和方言語之間的壁壘,克服語言忠實于地域界限的鄉土根性,為文學的傳播做出貢獻。他的語言革命是文學語言本土化的一次實踐,且推動了文學語言向大眾化,口語化的轉變。

  中國新文學語言渡過了一味歐化的時期后,開始反思并建構本民族應有的文學語言。周立波的語言革命就是在中國文學語言整體建構中的一次嘗試。這次嘗試不是偶然,他和同時代的作家一樣在文藝大眾化的浪潮中敏銳捕捉到了文學語言本土化的關鍵??杉?,文學語言和時代是同生共長,互動關聯的,中國文學語言本土化的發展是有必要也是有前景的。周立波的語言革命為中國語言本土化的發展帶來了有意義有價值的嘗試,是中國當代文學探索文學語言本土化的基石,對把握文學語言和時代歷史關系也有著重要意義。

  注釋

  11.賀仲明.文學本土化的深層探索者——論周立波的文學成就及文學史意義[J].文學評論,2008 (3) .189.
  22 .王力.中國語法理論(下冊)[M].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57.256.
  33 .高萬云.文學語言的哲學思考[J].天津社會科學,2002. (5) .118.
  44 .周立波:《深入生活,繁榮創作》,見于《周立波研究資料》,知識產權出版,第70頁.
  55 .索緒爾.普通語言學教程[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7.287.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