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文學論文 > 三毛文學作品中的生命力探析

浦和红钻全北现代预测:三毛文學作品中的生命力探析

時間:2019-10-09 10:29作者:馮健飛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三毛文學作品中的生命力探析的文章,臺灣女作家三毛以她與眾不同的人生,在她自己的時代活出了精彩,構筑了她自己獨具韻味的生命自傳。不僅在中國大陸,港臺,甚至海在外也都掀起了陣陣“三毛旋風”。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www.tczvwo.com.cn   摘    要: 三毛雖已逝世多年,但她的文章魅力依然持續。為什么三毛的作品至今仍有人不斷品讀,她的作品的生命力在哪里?本文擬從三毛作品的寫作特色、三毛的生活方式以及對待愛情的態度等方面來論述三毛作品的共賞性在何處,韻味又在何方。

  關鍵詞: 私體小說; 流浪; 至情;

  臺灣女作家三毛以她與眾不同的人生,在她自己的時代活出了精彩,構筑了她自己獨具韻味的生命自傳。不僅在中國大陸,港臺,甚至海在外也都掀起了陣陣“三毛旋風”。三毛的創作分為三個時期,尤其是“沙漠文學時期”(和荷西戀愛結婚直到荷西去世),三毛以生命跨越千山萬水,用筆“畫”出這片遙遠地域的壯闊與綺麗,吸引擁躉無數。

  一、私體小說——文本敘述的真實性

  她的作品沒有什么重大現實事件,寫的全是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經歷。三毛的游記很像“私小說”或人物傳記。故事的敘述者無論是“我”還是“三毛”亦或是“Echo”,其實故事的主人公只有一個人——“我”,即三毛本人。三毛成功地扮演了“生活自錄者”的角色,“我不寫自己而去寫別人,我沒有辦法。”(《夢里花落知多少》)這里是強調興之所至即成文章,而不是狹隘意義上的文字游戲或無意義的日常流水賬。三毛用淺唱低呤的方式,不無清晰的記錄下她求索世界的足跡,無須人工斧鑿,只須順其天然。

  她耐心觀察鄰居10歲小姑娘的“娃娃婚風俗”,對當地肆虐人性的陋習感到痛心(《娃娃新娘》);她冒險親自潛入沙漠“浴室”,記錄了撒哈拉人奇異的洗澡方式——用石片刮掉身上的污垢,還用海水灌腸,為此還被當地人“追殺”(《沙漠觀浴記》);為了裝飾自己在沙漠中辛苦營造的“家”,三毛與荷西半夜去總統府偷植物(《白手成家》);和荷西在沙漠探險結果誤陷入流沙,荷西幾乎被凍死而三毛也差點被人綁架,兩個人從鬼門關走一圈,仍舊瀟灑(《荒山之夜》);《死果》里的靈異事件讓人心驚膽戰……

  這種近乎“原生態”的實錄,有意無意地迎合了大眾讀者群的“窺視”心態,激起讀者強烈的好奇心;而其濃烈、奇幻的異域文化也帶給三毛文體獨特的魅力。

  三毛的作品是游記而非游記體,是敘事而非小說,是抒情但又不是散文或詩歌,是隨感而又非日記。它無法在現有的文學體裁中找到一個具體的對應種類,人們一般稱其為“三毛體”。與這種“文體”相對應,三毛的語言呈現出明顯的“非藝術化”傾向。三毛的不追求雕琢,感情奔放自由,語言也隨物賦形,詼諧、樸素、機智、自然,生動且富有個性。讀三毛文章,其語言似乎是漫不經心緩緩道來,似乎是與你在拉家常、訴心聲,但不知不覺中就會跟著她走,進入一個忘我境界,思其所思,哀其所哀,樂其所樂,讀來“代入感”極強。巴金說過“藝術的最高境界是真實,是自然,是無技巧”。三毛的高明之處正在于能用樸素、通俗的詞匯把獨特的思想內容非常形象、非常準確地表達出來。

  二、流浪永恒——生活方式的超前性

  三毛是個鐘情于流浪的奇女子,她一生流浪,到過59個國家和地區,她在流浪中實現著自己的夢想。流浪的生活正是生命給她的最好的禮物。她不斷地在流浪中發掘天地浩大純然之美,在流浪中找尋求心靈的自由和解放。她游于天地,游于心野,以足作筆,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印記,以有限的生命追求無限精神的豁達。
 

三毛文學作品中的生命力探析
 

  三毛放棄了“父母在,不遠游”的古訓;她也不從深奧的書本中尋找我們“從哪里來?”“到哪里去?”的問題。在她看來“哲學并沒有使我找到生命的答案。”(《雨季不再來》),僅被一張美國《國家地理雜志》上的撒哈拉沙漠照片吸引,就孤身一人向那自最壯觀最雄渾的沙漠——撒哈拉堅定的走去,在沙漠里活出了自己的精彩。表面“沖動”的背后是三毛沖破世俗,自由不羈的生活態度與人生選擇,

  “流浪是體悟人生、面接社會,然后識其真面的一種方式。”(《撒哈拉的故事》)這是三毛對流浪生活的理解,為此,她踏遍大半個地球。浪跡天涯成為三毛生活的一種常態。流浪能迎合浪漫的心態,流浪過程中的未知能滿足人的冒險心,原生態的邊陲之地也是喧囂塵世人們逃避現代文明,追求清純古樸的“伊甸園”。現代社會的分工、傳統家庭的責任,各種羈絆讓我們止步不前。三毛那樣豁達、率性、自由自在的人生態度是社會大眾潛意識里共同追尋的夢想。長發飄飄,高挑身材,攜了書和筆,一只行囊走天下,年輕堅強而又孤獨的三毛對于年輕人的魅力是跨越時空的,這是她的作品能打動一代又一代人的重要原因。

  游記是散文的一種,是人們游歷山水中所見所聞的真實記載。真實性和紀實性是游記的根本,而在真實的基礎上,融入了作者的真感受、真情感、真體悟、真性情的游記作品才是有靈魂的作品。反觀當今的一些“游記”作家,創作雖以真實性為前提,但作品中或多或少都帶入了廣告色彩,其寫作帶有顯明的功利性,文章無熱情、無心動、無觸感。這也間接促成了“三毛熱”的持續。

  三、以己渡人——愛情態度的無私性

  三毛的人生是無數讀者心中夢想的人生,三毛與荷西的愛情更是許多人心目中完美的愛情。三毛與荷西這對“異鄉客”的愛情是至情,至愛,是“真正的愛情,絕對是天使的化身”(《愛情》)。從《撒哈拉的故事》《溫柔的夜》《哭泣的駱駝》《稻草人手記》等書中,三毛詳細地記錄了她們相識、相知、相戀的美好浪漫和雖平凡卻生機盎、無比甜蜜的婚姻生活。我們羨慕他們在艱苦的生活環境中也能發現生活中的小小幸福和趣事,羨慕他們把快樂放大,把煩惱縮小的“經營”愛情婚姻的態度,所謂看透人生,卻不失望于人生。

  如在《撒哈拉的故事》這部作品中,三毛為讀者描繪了一系列奇異的風光民俗,同時也記錄了她與荷西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沒有婚車,沒有樂隊,二人手牽手步行半小時到地方法院,三毛頭上隨手插一朵菜花就結了婚(《結婚記》);在酷熱難耐、物資匱乏的偏僻沙漠小鎮,用包裝棺材的木板做家具,用廉價的小藝術品做裝飾,硬是一步一步建成了屬于自己的“沙地城堡”(《白手起家》);夫妻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己捕的魚賣給餐館結果又被自己花大價錢吃掉(《素人漁夫》)……荒涼的不毛之地撒哈拉對于三毛與荷西仿佛成了一個充滿童話色彩的“伊甸園”,讓人無比之向往。這,就是愛情的力量!

  然而命運多舛,三毛丈夫荷西不幸死于潛水。經過人生之劇變三毛雖然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并患了抑郁癥(1991年1月4日凌晨三毛因抑郁癥在臺灣榮民總醫院上吊自殺),但卻能以己觀,以己渡人,從痛苦和對痛苦的深刻思考中感悟了生命的意義,在對生死處之坦然的同時,對他人的生命更充滿了悲憫的珍惜,從此三毛的生活和創作進入了另一種情感世界。在名篇《背影》里,三毛詳細記錄了年邁的父母從臺灣飛到加納利群島幫助料理荷西后事時對女兒的拳拳愛心??醋挪蝗下凡歡靼嘌烙锏哪蓋狀映諧隼?,拎著一大袋食品踽踽獨行的背景,三毛眼睛潮濕,“我知道,只要我活著一天,她就不肯委屈我一秒。”這不僅是三毛對自己母親的感恩,更是對偉大母愛的感悟。這種發自內心的真實情感,盡管浸泡在悲傷的淚水中,但卻顯出了生命本色的力量和愛的強大。

  寫作之余,三毛一刻也不停地教學、演講、座談、開專欄、通信……這是一個為公眾超負荷燃燒的三毛。她像一個布道者,用愛和智慧帶給許多人自信、自愛、責任、感恩。三毛此時如同欲火鳳凰般熱烈燃燒起來,將全身心投入到了人文的建設中,投入到社會的公益事業中,化身為發光發熱的知名社會人士。

  三毛獨特的創作體式和美學品質以及不羈的人生態度向來為人們所津津樂道。三毛文字活潑清新,字字含情,感悟飽滿,傳遞出來的是真快樂和真情趣,讓人百讀不厭,人類真情不絕,三毛的文學便不會消逝。

  參考文獻

  [1]三毛.撒哈拉的故事[M].北京: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11 (07) .
  [2]三毛.夢里花落知多少[M].北京: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09 (04) .
  [3]三毛.送你一匹馬[M].哈爾濱:哈爾濱出版社,2004 (08) .
  [4]巴金.巴金論創作[M].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83 (03) .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