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 醫學論文 > 咳嗽變異性哮喘服用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的療效

浦和红钻主场怎么去:咳嗽變異性哮喘服用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的療效

時間:2019-10-04 14:43作者:謝梅 屈利 駱艷妮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咳嗽變異性哮喘服用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的療效的文章,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的整體療效確切,能有效緩解患者咳嗽癥狀,改善肺功能,減輕氣道高反應性,抑制氣道及全身炎癥反應,且安全可靠,值得臨床推廣應用。

日本浦和红钻主场 www.tczvwo.com.cn   摘要:目的 探討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的臨床效果。方法 選取2015年2月—2018年4月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收治的咳嗽變異性哮喘患者118例,隨機分成對照組(59例)和治療組(59例)。對照組睡前口服孟魯司特鈉片,1片/次,1次/d。治療組在對照組基礎上口服止咳丸,6丸/次,2次/d。兩組均連續治療8周。觀察兩組患者臨床療效,同時比較治療前后兩組患者咳嗽癥狀評分、肺功能指標、氣道高反應相關指標和炎癥標志物水平。結果 治療后,對照組和治療組臨床有效率分別為84.7%和96.6%,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兩組日間、夜間咳嗽癥狀評分及其總分均顯著下降(P<0.05),且治療組患者咳嗽癥狀評分明顯低于對照組患者(P<0.05)。治療后,兩組肺功能各項參數第1秒用力呼氣容積(FEV1)、呼氣峰流速(PEF)和最大呼氣中段流量(MMEF)值均顯著升高(P<0.05),且治療組患者FEV1、PEF和MMEF值明顯高于對照組患者(P<0.05)。治療后,兩組PEF晝夜變異率、FEV1較基線下降20%時累積吸入激發藥物的劑量(PD20-FEV1)均顯著低于治療前(P<0.05),且治療組患者PEF晝夜變異率、PD20-FEV1明顯低于對照組患者(P<0.05)。治療后,兩組呼出氣一氧化氮(FeNO)水平、外周血嗜酸粒細胞比例(EOS%)值及血清白三烯(LT) B4濃度均顯著降低(P<0.05),且治療組患者這些炎癥標志物水平明顯低于對照組(P<0.05)。結論 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可明顯減輕患者咳嗽癥狀,改善肺功能,降低氣道高反應性,整體療效顯著。

  關鍵詞:止咳丸; 孟魯司特鈉片; 咳嗽變異性哮喘; 第1秒用力呼氣容積; 最大呼氣中段流量; 呼出氣一氧化氮;

  咳嗽變異性哮喘是一種以慢性咳嗽為唯一或主要臨床表現的特殊類型哮喘,患者無明顯哮喘癥狀或體征,但存在氣道高反應性。此類哮喘是慢性咳嗽的首位病因。國內調查數據顯示約1/3的慢性咳嗽都是由該不典型哮喘引起[1]。在發病率上女性多于男性,癥狀以比較劇烈的刺激性干咳為主,且夜間及凌晨尤甚。冷空氣、油煙、灰塵及感冒等容易誘發或加重咳嗽,患者常伴有家族過敏史或個人過敏性疾病史。由于咳嗽變異性哮喘具有氣道反應性高、病程長、誘導痰嗜酸粒細胞(EOS)高等危險因素,若不接受治療或處理不當,易發展為典型哮喘。目前臨床針對此特殊類型哮喘的治療原則與典型哮喘相同,治療藥物以白三烯受體拮抗劑(LTRA)、吸入糖皮質激素、β2受體激動劑等為主[2]。孟魯司特鈉為LTRA,有抗炎、減輕哮喘癥狀、鎮咳、減少哮喘的惡化及改善肺功能等作用,是當前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常用的控制類藥物[3]。止咳丸為復方中藥,有降氣化痰、止咳定喘的功效,適用于風寒入肺、肺氣不宣所致的咳嗽變異性哮喘[4]。因此,本研究對咳嗽變異性哮喘采取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進行治療,取得了滿意效果。

咳嗽變異性哮喘服用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的療效

  1 、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

  選取2015年2月—2018年4月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收治的118例咳嗽變異性哮喘患者為研究對象,其中男55例,女63例;年齡18~75歲,平均年齡(45.3±8.2)歲;病程5~58個月,平均病程(23.6±7.1)個月;體質量指數(BMI) 18.5~29.5 kg/m2,平均BMI (23.8±2.2) kg/m2。

  納入標準:滿足咳嗽變異性哮喘診斷標準[5];既往無哮喘或其他慢性肺部疾患;年齡18~75歲;無氣道手術史;自愿簽訂知情同意書;已戒煙≥6個月或非吸煙者;能積極配合相關檢查;入組前近2個月內未有中醫中藥、LTRA等相關治療史。

  排除標準:對孟魯司特鈉、止咳丸中任何成分過敏者;有意識障礙或精神疾病者;咳嗽由肺心病、肺結核或支氣管擴張等其他疾病所致者;孕婦或哺乳期婦女;確診為感染后咳嗽、變應性咳嗽等與咳嗽變異性哮喘有相似癥狀的其他疾患者;合并糖尿病、心臟病或高血壓等其他疾病者;入組前近4周內有急性呼吸道感染史者。

  1.2、藥物

  孟魯司特鈉片由杭州默沙東制藥有限公司生產,規格10 mg/片,產品批號H433260、L649992、M751406;止咳丸由昆明中藥廠有限公司生產,規格3 g/18丸,產品批號20141031、20160415、20170603。

  1.3、分組和治療方法

  隨機將118例患者分成對照組(59例)和治療組(59例),其中對照組男26例,女33例;年齡18~73歲,平均年齡(44.9±8.0)歲;病程6~58個月,平均病程(23.8±7.2)個月;BMI 18.7~29.5kg/m2,平均BMI (23.9±2.4) kg/m2。治療組男29例,女30例;年齡19~75歲,平均年齡(45.6±8.4)歲;病程5~55個月,平均病程(23.3±6.9)個月;BMI 18.5~29.1 kg/m2,平均BMI (23.5±2.1) kg/m2。兩組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具有可比性。

  所有患者均給予相同的基礎治療,包括哮喘防治教育、健康飲食、避免觸發因素、適宜及規律的體育運動、按需使用緩解藥物等。對照組睡前口服孟魯司特鈉片,1片/次,1次/d。治療組在對照組基礎上口服止咳丸,6丸/次,2次/d。兩組均連續治療8周。

  1.4、療效判定標準[6]

  臨床控制:治療后,哮喘癥狀(如咳嗽、氣促等)完全緩解,雖偶有輕度發作但可自行緩解,無需用藥;呼氣峰流速(PEF)晝夜變異率<20%;第1秒用力呼氣容積(FEV1)(或PEF)增加量>35%,或FEV1 (PEF)≥80%預計值。顯效:治療后,PEF晝夜變異率<20%;25%≤FEV1(或PEF)增加量≤35%,或FEV1 (PEF)達預計值的60%~79%;哮喘發作較治療前明顯減輕;但仍需用支氣管擴張劑或糖皮質激素。好轉:治療后,15%≤FEV1(或PEF)增加量25%;哮喘癥狀(如咳嗽、氣促等)有所減輕;但仍需用支氣管擴張劑和/或糖皮質激素。無效:治療后,咳嗽等臨床癥狀無改善或反而加重,FEV1(或PEF)亦無增加,甚或降低。

  1.5、觀察指標

  1.5.1、咳嗽癥狀評分標準[7]

  采用“四分法”對治療前后患者日間及夜間咳嗽癥狀的改善情況進行評估。日間咳嗽癥狀評分標準:無咳嗽(計0分)、偶有短暫咳嗽(計1分)、頻繁咳嗽且已輕度影響日?;疃?分)、頻繁咳嗽并已嚴重影響日?;疃?分)。夜咳嗽癥狀評分標準:無咳嗽(計0分)、入睡時短暫咳嗽或夜間偶有咳嗽(計1分)、咳嗽已輕度影響夜間睡眠(計2分)、夜間睡眠被咳嗽嚴重影響(計3分)??人災⒆醋芊鄭ㄈ占浜鴕辜淦婪種停┓段?~6分,得分越高則咳嗽越嚴重。

  1.5.2、肺功能指標

  采用肺通氣量測量儀檢測第一秒用力呼氣容積(FEV1)、用力肺活量(FVC)、呼氣峰流速(PEF)變化。

  1.5.3、氣道高反應相關指標

  治療前及治療結束后1周內使用臺灣崇仁產的4311型峰流速儀對兩組患者PEF連續監測7 d,每日定時(早晚6點)測定PEF值2次。最后根據監測結果,計算PEF平均每日晝夜變異率。

  由支氣管激發試驗測定受試者氣道高反應性,儀器包括德國耶格產的MasterScreen IOS型肺功能儀及其配套APS pro氣霧激發系統,激發藥物選用磷酸組織胺(試驗前已配制成含0.01、0.02、0.04、0.16、0.26、0.68、1.27 mg吸入劑量的磷酸組織胺溶液備用),吸入方法為Cockcroft潮氣呼吸法;吸入生理鹽水作對照;后從低劑量開始依次吸入上述劑量梯度的激發藥物,每一劑量吸入2 min后測FEV1,然后再吸入下一劑量的磷酸組織胺,直至FEV1較基礎值下降≥20%(或達最高累積劑量2.44 mg)結束,記錄此時的組織胺累積吸入劑量(PD20-FEV1)。

  1.5.4、炎癥標志物水平

  治療前后運用無錫尚沃醫療產的Sunvou-P100型納庫侖呼氣分析儀對患者呼出氣一氧化氮 (Fe NO) 水平進行檢測。利用日本希森美康產的XS-500i型血液分析儀測定病人治療前后外周血EOS比例 (EOS%) 。采患者空腹肘靜脈血3 mL, 常規離心后留取上清液, 選用北京普朗醫療產的DNM-9606型酶標儀檢測白三烯B4 (LTB4) 水平, 試劑盒 (酶聯免疫法) 由北京百泰克生物提供, 操作按說明書。

  1.6 、不良反應

  觀察記錄受試者因用藥而產生的副作用。

  1.7、統計學分析

  利用統計軟件SPSS 19.0處理數據,計數資料以百分數表示,采用χ2檢驗,計量資料以表示,使用t檢驗。

  2、結果

  2.1、兩組臨床療效比較

  治療后,對照組患者臨床控制21例,顯效18例,好轉11例,無效9例,總有效率為84.7%;治療組患者臨床控制30例,顯效17例,好轉10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為96.6%,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表1 兩組臨床療效比較

  2.2、兩組咳嗽癥狀評分比較

  治療后,兩組日間、夜間咳嗽癥狀評分及其總分均顯著下降,同組治療前后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且治療后治療組患者咳嗽癥狀評分明顯低于對照組患者,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2.3、兩組肺功能指標比較

  治療后,兩組肺功能各項參數FEV1、PEF和MMEF值均顯著升高,同組治療前后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且治療后治療組患者FEV1、PEF和MMEF值明顯高于對照組患者,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3。

  2.4、兩組氣道高反應相關指標比較

  治療后,兩組PEF晝夜變異率、PD20-FEV1均顯著低于治療前,同組治療前后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且治療后治療組患者PEF晝夜變異率、PD20-FEV1明顯低于對照組患者,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4。

  2.5、兩組炎癥標志物水平比較

  治療后,兩組Fe NO水平、外周血EOS%值及血清LTB4濃度均顯著降低,同組治療前后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且治療后治療組患者這些炎癥標志物水平明顯低于對照組,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5。

表2 兩組咳嗽癥狀評分比較

表3 兩組肺功能指標比較
表3 兩組肺功能指標比較

表4 兩組氣道高反應指標比較
表4 兩組氣道高反應指標比較

表5 兩組炎癥標志物水平比較
表5 兩組炎癥標志物水平比較

  2.6、兩組不良反應比較

  對照組發生1例消化不良,1例惡心;治療組有1例腹痛,2例惡心。治療組不良反應發生率為5.1%,對照組為3.4%,兩組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3、討論

  目前認為咳嗽變異性哮喘是典型哮喘前期或不典型哮喘,亦被稱之為隱匿性哮喘。其發病機制與典型哮喘相似,可能是由遺傳、免疫及環境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所致的氣道反應性增高、變應原致敏、氣道慢性炎癥和重構、咳嗽受體敏感性增高等病理生理改變[8]。早期和規范化抗炎治療有助于降低該特殊類型哮喘發展為典型哮喘的風險。LTRA作為一類非激素類抗炎藥,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有效,有減緩患者氣道炎癥、減輕咳嗽癥狀及提高生活質量的作用。孟魯司特鈉是一種常用的LTRA,主要可通過與分布在人體氣道(包括氣道巨噬細胞和氣道平滑肌細胞)及其他前炎癥細胞(包括EOS等)上的Ⅰ型半胱氨酰白三烯(Cys LT1)受體高度親和性、特異性地結合,而有效阻斷強效炎癥介質(LTC4、LTD4、LTE4)與Cys LT1受體結合所產生的增強EOS促炎作用、放大炎性反應、增加血管內皮通透性等生物效應,從而達到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的目的[9]。另外孟魯司特鈉具有口服吸收迅速而完全、安全性高(患者耐受性良好,不良反應輕微)、抗炎效果強大、臨床使用簡便易行(每日僅需用藥1次)等優勢。

  咳嗽變異性哮喘屬中醫學“風咳”“哮咳”等范疇。中醫認為本病的發生與風邪犯肺、肺氣失宣密切相關,故其治法應以疏風散寒、解痙止咳為主。止咳丸屬中藥制劑,其組方是由清代名醫翟玉六在其祖傳秘方的基礎上創制而成,主要是由22味藥材(包括川貝母、桔梗、法半夏、前胡、白果等)經現代制藥技術精制而成的中藥糖衣濃縮丸劑,有疏風宣肺、溫肺散寒、止咳利咽、祛痰定喘等功效,恰好與咳嗽變異性哮喘風寒襲肺證的中醫病機要點相符。現代藥理研究表明止咳丸具有鎮咳、增強呼吸道分泌功能及促排痰等藥理作用[10]。邢民軍等[11]研究發現咳嗽變異性哮喘采取止咳丸輔助常規西藥治療的療效顯著。另外張穎[12]報道亦指出風寒束肺型咳嗽采用止咳丸治療的效果切實,且未見明顯不良事件發生。本研究中治療組總有效率達96.6%,顯著高于對照組的84.7%,且治療后,咳嗽癥狀評分及肺功能指標的改善效果均顯著優于對照組同期,同時在藥物不良事件上,兩組均少而輕微。提示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是安全有效的。

  PEF晝夜變異率作為肺功能檢查的重要項目之一,能較好地反映咳嗽變異性哮喘病人氣道舒縮功能狀況,還可用于評估氣道反應性和/或可逆性、評價藥物療效及判斷病情等[13]。支氣管激發試驗是測定氣道高反應性最準確、最常用的臨床手段,其中PD20-FEV1是定量判斷氣道反應性的常用指標之一[14]。Fe NO檢測屬無創氣道炎癥檢查技術,FeNO水平高低可有效反映咳嗽變異性哮喘患者氣道EOS性炎癥狀況[15]。EOS為炎癥浸潤細胞,活化后能釋放EOS陽離子蛋白、LT等多種炎癥介質,還可誘導肥大細胞分泌毒性蛋白和炎性介質,而這些蛋白和介質會直接引起氣道上皮細胞損傷,誘發氣道高反應性,另外氣道結構在長期持續的氣道慢性炎癥刺激下易發生改變,并可引發氣道阻塞,從而參與咳嗽變異性哮喘的發生發展[16]。LTB4是一種重要的炎性介質,主要是由EOS、巨噬細胞、肥大細胞等多種炎癥細胞合成并釋放,該介質同時也是體內最強的白細胞趨化因子之一,在誘發和促進咳嗽變異性哮喘患者氣道炎癥反應中發揮著關鍵作用[17]。本研究中治療組治療后PEF晝夜變異率、PD20-FEV1、Fe NO水平、外周血EOS%值及血清LTB4濃度均顯著低于對照組同期,說明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的治療方案在降低咳嗽變異性哮喘患者氣道高反應性、拮抗機體炎癥方面的優勢突出。

  綜上所述,止咳丸聯合孟魯司特鈉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的整體療效確切,能有效緩解患者咳嗽癥狀,改善肺功能,減輕氣道高反應性,抑制氣道及全身炎癥反應,且安全可靠,值得臨床推廣應用。

  參考文獻
  [1]Lai K, Chen R, Lin J, et al.A prospective, multicenter survey on causes of chronic cough in China[J].Chest, 2013, 143 (3) :613-620.
  [2]胡紅.咳嗽變異性哮喘的診斷及治療進展[J].解放軍醫學雜志, 2014, 39 (5) :361-364.
  [3] 王玉嬌, 曲書強.孟魯司特鈉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的研究進展[J].醫學信息, 2015, 28 (19) :355-356.
  [4] 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藥品標準中藥成方制劑(第十一冊)[S].1996:29.
  [5]張永明, 林江濤.咳嗽變異性哮喘診斷和治療新認識[J].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 2012, 35 (1) :62-64.
  [6]中華醫學會呼吸病學分會.支氣管哮喘防治指南(支氣管哮喘的定義、診斷、治療、療效判斷標準及教育和管理方案)[J].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 1997, 20 (5) :261-267.
  [7] 中華醫學會呼吸病學分會哮喘學組.咳嗽的診斷與治療指南(2015) [J].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 2016, 39 (5) :323-354.
  [8]孫婧怡, 馬禮兵.咳嗽變異性哮喘的發病機制及研究進展[J].實用醫學雜志, 2018, 34 (16) :2803-2806.
  [9]劉鋒, 鐘麗球.孟魯司特鈉藥理作用及臨床應用研究[J].臨床合理用藥雜志, 2017, 10 (12) :83-84.
  [10]楊競, 胡曉鷹.止咳丸的藥理及毒理研究[J].江蘇藥學與臨床研究, 1999, 7 (2) :6-8.
  [11]邢民軍, 劉遠致.止咳丸聯合西藥治療咳嗽變異性哮喘的臨床療效觀察[J].內蒙古中醫藥, 2011, 30 (19) :70-71.
  [12]張穎.止咳丸治療咳嗽隨機、雙盲、安慰劑平行對照臨床試驗總結[J].中外醫療, 2011, 30 (32) :99-100.
  [13]戴威, 林慧, 吳立琴, 等.呼氣峰流量變異率及其在哮喘診治中的價值探討[J].國際呼吸雜志, 2017, 37 (21) :1667-1670.
  [14] 王小平, 姚偉平.支氣管激發試驗在咳嗽變異型哮喘診斷的應用[J].中華臨床醫學研究雜志, 2006, (10) :1321-1322.
  [15]曹廣芹.咳嗽變異性哮喘呼出氣一氧化氮檢測的臨床意義[J].實用醫學雜志, 2016, 32 (14) :2386-2388.
  [16]陳京霞, 劉江月, 林松娟, 等.咳嗽變異性哮喘患者外周血細胞計數及基質金屬蛋白酶-9的變化分析[J].中國實用醫藥, 2008, 3 (24) :31-32.
  [17]王凌云, 周影娜, 聞心培.血清LTB4及支氣管激發試驗在咳嗽變異型哮喘中的臨床研究[J].貴州醫藥, 2008, 32 (3) :213-215.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